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美夕阳红(终章)

    对河南兵的镇压由第五师团的崔元吉联队负责执行,考虑到河南兵有六千余人,虽不算精锐但其中有河南巡抚的标营,所以第五师团又令从属于特别联队的骑兵大队姜可义部配合攻击,以求一举求溃河南兵,既使京师安定,又使各地震慑。

    出兵之前,维新指挥部给予河南兵最后一次机会,要求他们放下武器,朝廷将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并不视为叛贼。

    “此皆是乱命,皇帝、太子皆为乱军所制,倘尔等受乱命所制,则大明两百余年江山社稷便顷刻覆亡了!”

    从京中逃出的东林党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授官行人的魏大中极力蛊惑河南兵将攻打京师,立下那不世的勤王救驾大功。

    河南兵将受此刺激,加之不明真相,故而拒绝了维新指挥部给予的机会,反而坚决要求进京,并说一定要见到皇帝。

    事态遂不可挽回。

    勋臣方面对于镇压态度一致,成国公和定国公都明确表示了坚决镇压的态度。

    让人意外的是五军都督府对于镇压也是持强烈赞成之态度,代表五军都督府配合支持维新并说服相当部分京营官兵加入维新的官员梁清宏、张同方二人竟然说皇军不便动手镇压河南兵的话,那就由他们以五军都督府名义调拨京营动手。

    甚至,那梁清宏还向指挥部建议皇军直接进入宫城,防止皇帝陛下和贵妃娘娘受到可能和叛军有勾结的内廷小人挟持。

    宫中方面,已经实际代孙暹主持司礼监的张诚对于河南军队不听调令自然是万分愤怒的,气急之下的张公公找到御马监的刘吉祥、宋钦、汪永寿等人,指示值此维新关键时候,御马监上下必须要紧张团结起来,必要时候要以武力支持皇帝亲军。

    有了张诚这话,刘吉祥立即示下,命宋钦提督勇士营进驻西山,随时准备协助皇帝亲军镇压自良乡北进的河南兵。

    ...........

    天津,锦衣卫都指挥使司衙门,刚刚抵达的魏公公匆匆看完京中过来的急递后,便催问送信人:“那么,你来的时候讨伐部队出发了吗?”

    “属下过来的时候第五师团的第11联队已经出城。”

    “交上火了?”

    “回公公话,因卢沟一带的当地居民尚未完全撤离,所以第11步兵联队担心攻击可能会引起居民不必要的伤亡,因此暂未与叛军交火...”

    不等送信人话说完,魏公公就厉声喝道:“什么叫暂未交火!...如果第五师团无能为力,咱家就率亲卫去平定叛乱!快快备马!”

    魏公公的焦急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刚刚获悉,在洛阳的福王竟然趁河南兵北上的空当,悄悄动身前来京城了。这家伙明显以为自已能凤舞九天了。

    不管是福王直接进京还是落在河南兵手中,问题都很严重。

    前者的话,一个国本问题就又翻出来了。魏公公可不想给福王做嫁衣,要不然他的铁三角还怎么玩。

    后者的话,一个亲王落在叛军手里,怎么弄?

    这要是叛军以福王来威胁朝廷,甚至直接把福王给拥立出来另立中央,那也是大大的麻烦事。

    不管是看在寿宁面子还是贵妃面子,福王这个亲戚总不能不管了吧。

    所以,必须抢在福王抵京之前,把竟敢不服从中央命令的河南兵马解决掉,如此才可高忱无忧。

    ........

    坐着马车刚刚从洛阳抵保定的福王心中可是充满期望的,尤其是看到前面竟有一支兵马前来相迎。

    “殿下,末将奉魏公公之令前来迎接殿下!”许显纯在福王的马车外面恭敬行了礼。

    “小魏公公果是我大明忠臣啊!”

    福王掀起帘子,颇是期待的看着许显纯,“京中大事可定了?”

    许显纯点了点头:“定了。”

    福王心中一喜,忙道:“我那大哥他?”

    许显纯道:“末将听闻太子殿下已经出面主持维新大业。”

    “啊?什么?”福王惊住,无比困惑,“他怎么还是太子?”

    “殿下,我皇军进京维新是为强国富民,太子殿下为帝国储君,国本岂能轻易。”许显纯一脸平静的看着失色的福王。

    福王怔了半天,半响一脸郁结道:“那你们接我干什么?”

    许显纯一拱拳:“魏公公请殿下往天津小住几日。”

    闻言,福王一脸惊慌:“孤不去天津,孤要进京探视父皇。”

    “殿下必须去天津,如果殿下不去的话,恐为天下人诟病。”许显纯右手抬起,数百骑兵纵马将福王车驾一行围住。

    “你们...”

    福王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马车一到天津静海,就有大批早已等侯的皇军上前“护送”,随后福王被直接带上了联合舰队的旗舰东亚号,此后在海上游玩近半个月。

    半个月后,皇帝驾崩和太子登基的消息同时传到联合舰队,福王方得以重新踏上陆地,尔后被送返洛阳仍为亲王。

    此间,已是泰昌元年了,又称维新元年。

    .......

    第11步兵联队的攻击凌厉而有效,河南兵被完全瓦解,东林贼党魏大中被生擒带回京师,其余河南兵将降的降,死的死,消息传到开封,河南巡抚连忙上书朝廷,连称对此事毫不知情。

    “殿下,既然地方不知情,就不要牵连了。地方上的稳定是殿下理国治政的前提...殿下以为泰昌这个年号可好?”

    乾清宫东五所,魏公公淡淡看了眼有些不知所措的太子殿下。

    “好,甚好,一切都依千岁的。”

    朱常洛勉强在脸上挤出点笑容,以示他对魏千岁的无比信重。

    “那便这么定了吧,回头让礼部准备吧...唉,陛下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想到将死的皇爷,魏公公不由来了情绪,拿白帕拭了拭眼角。尔后起身缓缓走出阁中,在一众亲卫簇拥下往西五所而去。

    未到西五所,却听殿中有哭声传来,却是皇爷他老人家终是驾鹤西游了。伤心之下的魏公公不由哭嚎起来:“哎呀咱滴皇爷呐,您怎么就去了呐...”

    公公那哭得真是伤心动地,谁个都劝不住,直到贵妃娘娘抱着皇九子出来才把公公的哭声给止住。

    “这么多人就数你哭得最伤心,没枉陛下在时信重你。”贵妃说话间掐了下公公,显然是根本不信这小子是真的伤心陛下离世。

    “没有陛下,哪有我的今天,”魏公公兀自擦眼泪。

    “没有我才没你的今天。”贵妃不乐意了。

    “我对陛下是待慈父般的恩重,我待娘娘却是待妻子般的疼爱。”

    公公很是认真的鼻子一抽,将潓儿抱在怀中仔细打量,然后压低声音对贵妃道:“我儿面相很贵,可为天子。”

    “哼,净说些瞎话。”贵妃白了公公一眼。

    公公忙道:“我说真的。”

    “你连泰昌都给人家弄好了,还指着你儿子当皇帝。”贵妃懒得跟公公多说,陛下刚刚驾崩,等会有的她忙。

    “你放心,我说我儿能为天子就能为天子,至于那位,我也不害他,就看他自已能当多久皇帝了。”

    说完,公公忽的问了句,“让你选几个漂亮宫人的事办得如何?”

    “选好了,都是处子...你要干什么?”贵妃眼神不善。

    “当然是孝敬给新君的,我有你就好。”公公“嘿嘿”一笑,从袖子中摸出一包东西递给贵妃。

    “什么东西?”

    贵妃悄悄收下。

    “保证你不再开花结果的好东西...咱大明朝的太后可不能再怀孕了,要不然咱家不就跟嫪毐一样了。”

    “德性,就知道那事...晚上过来,我让紫丫头看着些。”贵妃俏面通红,她可是有年把没滋润过了。

    “真是最美夕阳红啊。”

    公公看得有些呆,旋即暗自呸了两声,贵妃这年纪顶多是徐娘半老,怎么就夕阳红了呢。

    不过,帝国的骄阳真是红啊。

    帝国的未来也是无比的灿烂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