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三十五章 阁下,是时候取旨意了

    公公在归京维新途中携带数千两巨款参与了风险投资游戏,结果不幸被厂卫侦缉,诏狱48小时。

    咳咳,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

    方从哲再是懦弱,也不可能将大明的江山社稷完全交到一个阉人手中,哪怕这个人和他浙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此十八条维新改良方案也完全是方从哲无法接受的,这十八条比之变法还要变法,不仅仅是所谓的维新,而是要从根本制度上推翻大明运转两百多年的政治体制,他方从哲若是屈服答应,才是大明的千古罪人。

    “阁下,您必须清楚,这不是我们对阁下的要求,而是对阁下的命令!如果阁下冥顽不灵,对维新抱有抵触甚至是仇视,那阁下必须接受有可能的严重后果!”

    沈世魁带有杀机的威胁依旧没有能让七旬的首辅大人动摇半分,反而更加坚定绝不合作的念头。

    三个原因。

    一是,这场所谓的维新完全是在朝廷不知情情况下发生的可以称为“兵变”的事件;

    二是,首辅大人以文官之首的身份,如何能被武夫所挟制;

    三是,有资格和他谈的人还躲在幕后。

    “这个老家伙实在是太顽固了,必须给以颜色!”

    田忠建议不能给这个腐朽的老官僚太多好脸,要给他一点教训,好让他知道维新不是请客吃饭,是真的要流血的。

    “金义南部队已经天诛英国公,高桥部队击毙怀宁候,今泉部队诛杀了兴安伯,国贼首要及最危险分子已经得到天谴,形势完全对皇军有利,阁下如果决定天诛首辅,本部官兵完全支持!”

    负责包围并控制首辅府邸的熊本大木支持田忠的意见,但是渡边参谋却绝对不能同意对首辅的加害。

    他拒理力争,甚至表示如果旅团长阁下一意孤行,他将立即前往师团本部如实汇报。

    “渡边,你是要以下犯上吗!”田忠怒斥道。

    “抱歉,田忠君,我不知道什么是以下犯上,我只知道我所接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能让帝国的首辅重臣受到任何人的加害!”

    渡边不惧田忠,他是真诚的想请旅团长阁下冷静,冷静再冷静。

    沈世魁最终没有采纳田忠的意见天诛首辅,不是他没有这个胆量,而是这么做的结果很有可能让他从军中调离发往关外的生产建设部队,那么,不仅对于他个人命运是个打击,对于皇军中的少壮派力量也是个重大打击。

    因为在征日和平奴战事所荣立的赫赫战功,沈世魁在皇军中低层军官中的影响可是很大的。

    已经有人将他和在日组建复兴社的小田、真田、葛三郎合称为皇军四头鸟,传言甚至说这四人曾秘密向魏公公进谏要取明而代。

    那么,不管传闻是否真实,都可足见沈世魁在军中地位及影响,因此,他不能轻易使自己丧失现在的地位。

    于是,第五师团和帝国内阁首辅的第一次非正式会谈无果而终,渡边在向师团本部汇报时因受到田忠等人的警告,亦未能如实向本部汇报会谈破裂之原因,只上报说首辅无意与皇军合作。

    “这个方从哲怎么这会倒变得强硬起来了?”

    宋献策有些意外,据他了解的情报,方从哲是个没有自身立场,并且遇事多妥协的重臣,这么一个人物再加上浙党的关系,以及太子都出面主持维新了,他怎么就一点不配合呢。

    “是否可以绕开此人?”安国寺倒不是很在乎旧有官僚体制的领军人物是否协助。

    “绕不开啊,”

    宋献策摇了摇头,诚如他宋主任一门心思闹革命,也知不管是魏良臣还是皇帝亲军的哪一个人物,都做不到方从哲对整个帝国官员的影响力。

    “当务之急,是先得到宫中的旨意。”临时前来维新指挥部的洪承畴说出了个人看法。

    “亨九说的不错。”

    宋献策不大看得上朝廷的官员,但对这个一口闽话的福建进士却出奇的重视,原因是对方上了一份《维新书》。

    洪承畴在《维新书》中提出彻底废除太祖开国以来关于“士农工商”的划分,彻底取消全国卫所,废除军户、乐户、匠户等过往的民户划分,提出所有国民一律平等,允许各阶层自由来往。同时将从前的路引制度废除,举国之力修建道路,实现帝国内部的正常通往,以此促进地方的相互交流。

    虽然帝国到本朝实际上开国之初所定的民户制度已经名存事亡,但只要这个制度还在以律法形式存在,那么对于帝国的各式人等还是有着约束,对民生和商业也是有着制约的。

    洪的建议正是建立在《魏公文集》第三卷关于帝国内部大流转相关文章的基础上。

    不过可能是因为洪承畴本人是“士”的缘故,所以即便这个福建人深刻认识到制度转变对于国家发展的利处,但在维新书上还是没有能果断提出取消或减少“士”的一些特权。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洪认为维新改革需要缓进的原因,因为如果真的是完全激进的推行新政,“士”的反抗就是必然的,帝国的内战也是必然的。

    这在洪没有提出改革土地制度,只建议废除过往地方投立关卡就能看出。

    另外,可能是受到江南特区的“特票”制度和隶属于海事衙门的海事银行影响,洪也大胆提出可以由户部牵头成立属于帝国的中央银行,发行统一银票,以实现帝国经济的良好运转,并以此帮助工商业发展。

    另外,洪也提出了取缔各地的行会制度,通过海事大力发展工商业的举措。

    总体上,洪的这份《维新书》集中在商业和经济方面,对于帝国旧有制度只触及表象,没能触及根本,但条条看下来,也是非常符合帝国现在实际状况的。

    如一一落实,起码在短时间内是可以让帝国焕发新颜的,宋献策因而赞赏有加。

    但维新的具体施政不是现在,正如洪承畴所言,当务之急是取得宫中的旨意。

    这件事肯定不能由第五师团出面,必须由一方可以为内外所接受,并且具有公信力的势力出面。

    勋臣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提督京营勋臣英国公张惟贤被天诛,另一勋臣怀宁候孙维藩、兴安伯徐治安皆遭天诛,所以成国公朱纯臣、定国公徐希这两位勋臣就成了进宫取旨意的最好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