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批评朝廷不杀头

    一  “人齐没?齐了就走了!”

    车马行管事的不放心,又挨个车子问了遍,确认所有人都到齐了,方喊前头的大车出发。

    “驾!”

    良臣所在那大车的车夫将鞭子甩了下,马车缓缓向前驶去。

    车队上路之后,前后都有车马,驿站那边也有马车跟在后面,就是不知道张炳在不在其中。

    良臣有些担心,因为天色还黑着,路看得不清楚,这要是马车奔得快了,一个不小心很容易撞到什么。到时要是翻了车,可就遭大罪了。

    不过那车夫却是走熟了道的老把式,很是轻松的坐在车上,时而吆喝两声,时而拿起旱烟“吧嗒”抽上一口。

    见状,良臣自嘲一笑,他真是杞人忧天。

    车夫吃的就是这碗饭,哪里会没有“交通安全”意识?况且人家又不是酒驾,再者,马车的速度再快又能快到哪里去?真要是出了事故,他一年轻小伙怎么也能从车上跳出来。

    北上的队伍前前后后怕有二十多辆车,车上的人闻着清晨的新鲜空气,相互间开始聊起昨夜的事。

    魏良臣车上的人也在猜测这事,先前不敢是因为不知道番子们是不是离开了屯子,现在确定人都走了,自然一个个胆子大了起来。

    胖子跟那车夫打听情况,车夫却和他们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只说昨天夜里整个屯子都叫东厂的人封了,不下百来个番子挨家挨户的搜,就连驿站那边都没放过。

    车上唯一的女客,也就是带着女儿进京寻夫的妇人咋舌道:“这是出了江洋大盗了?”

    边上一个老头见多识广,摇头道:“抓江洋大盗是官府的事,东厂的人可不理会。”

    “东厂不就是官府么?”

    妇人一脸糊涂,昨夜那些番子穿着官兵的服饰,还有官府的腰牌,他们要不是官兵,还有谁是官兵?

    老头懒得和这妇人解释,估摸说了她也不懂。

    “不是出了大盗,那番子们找什么?”说话的是输了钱的张差,因为没吃早饭,肚子里有些空落落的。

    “谁知道呢,反正找不到咱们头上。”老头神秘一笑,对众人道:“你们可知道,这世上谁最怕番子?”

    “谁?”

    张差一脸好奇,其他人也都被老头的问题吸引住,便是许显纯都是如此,只魏良臣一脸淡定。

    “官呗。”

    老头嘿嘿道,“指不定是哪个官又犯了事,得罪了皇爷,朝堂上却偏生护着,把人放了,所以皇爷就绕过他们,要番子抓人呢,要不然能弄这么大动静?”

    众人听后,个个恍然大悟,深以为然,认定事情八成就如老头所说,番子们是在替皇爷抓人呢,要不然不可能地方官府的人一个都没出面的。

    众人有此想法,一点也不出魏良臣意外,事实上当朝皇爷登基三十多年来,和朝廷的大臣们十分不对付,闹得很。

    听说前几年为了立小爷的事,皇爷就差没被外朝那帮人给气死,现在一天到晚呆在宫中,连朝会都不上了。

    但凡有了什么事,皇爷使不动朝廷,就会差厂卫去办,要不然窝心,和外朝肯定又是一番大吵。

    做皇帝做到这份上,当今皇爷也是古往今来头一份了。

    这些事都不是什么稀罕事,更不是什么机密,两京十三省,只要是个人都知道。

    至于这些平民百姓是怎么知道京城发生的一切,那当然是有人背后传播。这些人是什么,魏良臣一清二楚。

    他有点替万历遗憾,宣传阵地,你不去抓,别人就会占领。等到别人把控了舆论,你就是皇帝又怎样?说你是黑的,你就是死了埋皇陵里,也是黑的!

    “皇爷也真是的,阁老们都是为了大明好,怎的就偏偏听不进去。还好,小爷总算是立了,国本稳了,江山也就稳了,天下不会乱。”老头唏嘘道。

    听了这话,良臣环顾了眼众人,发现并没有人脸上露出什么紧张之色,反而习以为常的样子。看样子,这些人从前没少议过朝政。

    最近这二十年,整个大明朝的风气就是以骂万历皇帝为荣,不管是朝堂上的还是民间百姓,不骂几句皇帝,这一天的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

    就是魏良臣他爹魏进德,没事的时候在家还骂几句呢,无外乎说这皇爷哪能偏心眼,长子不立立次子的。就是百姓家也不能这样,一碗水得端平。你不能因为大臣们不合你意见,就一天到晚躲在宫里不出来吧,这算什么天子。祖宗江山不要了,国家大事不管了?

    老头的话让车上的众人都是深有同感,一个个在那说些皇帝的不是,就连许显纯这位日后的阉党骨干也忍不住说了两句。

    这场景,让良臣想到前世看过的一幅图片。

    图片上,东厂的公公一脸笑容的看着你:“批评朝廷,可是要杀头的。”

    没怎么说话的胖子突然说了一句:“各位,我好像听见番子们是在找从临清来的人。”

    嗯?

    良臣瞥了眼胖子,想不到他也偷听了。

    说来,临清可是好地方。

    自打成祖皇帝迁都北京之后,京师的钱粮供应完全依靠运河。至万历年间,京杭大运河已是大明境内最为繁忙的航道,位于运河中枢的临清也成了最为大明繁华的城市之一,有“富庶甲齐郡,繁华压两京”之誉。

    临清关的税收,在七大税关中也是名列前茅。其余六处分别为浒墅、北新、扬州、淮安、河西务,均是在运河上的税关,只一处九江在南直隶。

    临清的繁华,魏良臣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那本不知道作者是谁的《金瓶梅》,故事背景地就是临清。

    胖子的话让车上的人又是一阵猜测,不过最后也没说出个什么来。

    车队中午在青县中部一个村子落了脚,稍事休息后便继续上路。

    下午的时候,天公不作美,突然风云大变,很快就下起了雨来。

    这可苦了良臣他们一干坐三等车的客人,一个个被淋得跟落汤鸡似的。

    雨越下越大,这路是没法走了。

    车马行的人商量了下,将大车赶到了官道边不远的一座山神庙中。

    良臣刚跑进山神庙,就看到张炳和那个少年郎君也随人群奔了过来。

    ..........

    谢谢刘爸爸有个小金库100元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