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只求莫横死

    一  番子来的快,去的也快,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客栈就静了下来。

    没有欺男霸女的事,没有人被拉走,也没有女人哭泣的声音,更没有索贿不成,恼羞成怒、当众杀人的骇人事。

    无形之中似有着有形的规矩,东厂一干人等按章办事,完全做到了童叟无欺。

    此情此景,让良臣想吟诗一首,噢,不对,想感慨一番:为何自己亲眼目睹的历史和前世史书所记那么的不同呢。

    史书记:东厂鹰犬,祸乱朝野,以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呸,什么民不聊生,官不聊生差不多。

    良臣摇了摇头,世间事,百闻不如一见啊。

    外面的街道上,有马蹄声,也有人声,想来不但良臣所在的这家客栈被东厂的人搜查,屯子里其它客栈都有人在查。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地方官府的人陪着,完全是东厂一家行动,这让良臣不禁好奇,那临清到底出了什么事,值得东厂如此大动干戈在此盘查来人。

    印象中,万历年间山东那边没有什么大事,临清这地方更没有什么猛人。

    良臣想不到,索性不再去想,便爬到床上半卧着。

    东厂查人这件事,其实就算良臣想到什么,也和他没关系。

    哪怕这件事他可以凭借前世记忆从中讨巧,也得看他现在有没有这个能力。

    力若不及,那就偷鸡不成赊把米了。

    良臣得首先确保自己这十几年不会死,才能在将来做人家东厂番子的小祖宗。

    现在,他但求老天爷别让他横死吧。

    ………

    经这一闹,屋内众人肯定没法睡了,大伙又不是没心没肺的人。良臣也是凡人,做不到泰山压于顶而面不崩,因此也没再睡。

    好在已经寅时了,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的样子,这点功夫,也不如不睡,万一睡过头反而不好。到时匆匆忙忙赶车,要是落了东西,后悔都来不及。

    胖子不知从哪摸出了一副马吊牌,让大伙打牌消磨时间。

    马吊在万历年间很流行,是一种纸牌,全副40张,分为十万贯、万贯、索子、文钱4种花色,和后世的扑克牌一个原理,也是一种玩法,都是大吃小。三个闲家斗一个庄家,可以说是明朝版的“斗地主”。

    马吊是可以赌钱的,所以和“斗地主”一样,现在也风靡大江南北,火得不行。大明朝是个人就知道怎么打马吊,八岁小童都能摸两把。

    世人皆有赌性,一屋子大通铺十来个人,这马吊又是如此风靡,所以肯定能找到几个牌友凑一局。

    很快,就有几人被胖子凑到一块打起了牌,其中一个就是去蓟州投亲的青年张差。

    坐三等车,住大通铺的人身上,肯定是没有多少钱的。

    胖子明白这个理,因此赌注定的不大,输赢大抵不会超过十枚小平钱。并且一再说坐着也是坐着,小玩玩,打发时光,输赢其次的话。经他一番忽悠,三个牌友兴冲冲的就摸起了牌。

    许显纯会打马吊,但不喜欢赌钱,站在边上看了一局后觉得没意思,就拿了书搬了个木凳坐到蜡烛下,细细的翻了起来。

    这股精神头,让魏良臣很是佩服,难怪此人会中武进士,将来又发迹于二叔手下。

    其他没有打马吊的也统统围了过去,四个打牌的,七八个看牌的,不时有人还出主意帮着参谋,十分的热闹。

    良臣才不会凑这热闹,他在边上暗自发笑,那胖子一看就是鬼精之人,这三个家伙不输钱才怪。

    果然,天亮后,胖子一吃三,共赢了13枚小平钱。

    三人中,那张差输得最多,一人就输了8枚,苦着脸,一方面十分懊恼,一方面又恨天亮的太快,他没法翻本。

    “来,兄弟,拿着吃饭,输赢乃是常理,今天我若不是运气好,说不定输得比你还多。”

    胖子笑咪咪的将两枚小平钱塞到张差手里,张差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收下了。其他人见了,不由纷纷夸赞胖子为人仁义。另外两个人输得少,无所谓,在那有说有笑,还分析着最后一局牌为什么出错。

    许显纯看了眼那胖子,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良臣也是嘿嘿一笑,不去点破胖子,他没必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去得罪另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胖子,手脚肯定不干净。

    外面,车马行的人过来了,招呼大家去吃早饭,然后上路。

    闻言,大多数人都出去买早点,屋内就三个人没去。

    一个魏良臣,一个许显纯,一个张差。

    魏良臣是因为囊中羞涩,身上有饼,所以舍不得花钱。

    许显纯囊中不羞涩,可却没法直接花,因而也没法去。

    张差是输了钱,心疼,没胃口,一个人呆坐在床上,闷闷不乐的样子。

    不用许显纯开口,良臣就将一块饼递了过去。

    几块饼就能和日后的阉党狠人搭上关系,这买卖怎么也是不亏的。

    许显纯也不矫情,点头谢过良臣。这会天还早着,除了客栈,其他铺子都没开门,他没地方去化金子。

    吃完饼后,良臣拉着许显纯去洗漱,临走时叫了张差一声。张差哎了一声,人却没动,良臣便由他去了。

    院子里有水井,直接提桶把水打上来就行。

    出门在外,可没法洗衣服。良臣闻了闻身上,味道并不大,便用客栈提供的旧毛巾洗脸。

    这条旧毛巾都掉色了,而且还烂了几个洞,闻着还有股淡淡的汗臭味。要在前世,良臣肯定一把就给扔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将就了。

    洗完脸后,良臣往嘴里喝了口水,仰天咕噜咕噜的清洗喉咙,他可没有牙膏牙刷。

    吐出口中的水后,良臣却发现许显纯身上竟然带着一条干净的毛巾,除此之外,更有一小瓷瓶的青盐。

    这个发现让良臣有些纳闷,这年头能用青盐漱口的人家,那都是家境殷实的有钱人。既然有钱,许显纯干吗要搭车马行的大车进京,又为何连饭都吃不起,这实在没道理啊。

    许显纯刚擦完脸,发现良臣在看他那瓷瓶,误以为良臣想要,笑了笑,打开瓶盖倒了点青盐在良臣的手上。

    良臣见许显纯误会他了,将错就错,笑着将青盐倒进嘴里,然后拿手指在牙齿上抹来抹去。

    许显纯有牙刷,猪毛做的,木柄,上面有印花,很是精巧。

    良臣按下心头困惑,刷完牙后和许显纯结伴回了房。不一会,吃早饭的众人都回来了,胖子一路走一路打着嗝,隔多远都能听见。

    车马行的人挨个屋子叫人上车,整间客栈都是叫人的声音和匆匆的脚步声。

    大伙来到外面时,马车都等在那里了。隔壁几家客栈门前也都聚集了出发的客人,就跟事先约好似的。

    天色,还是很黑,只是东方的天际,有了一点鱼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