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六章 蒋家律师

    修文睡到10:00多才起床。

    下楼一看,父母和奶奶都坐在客厅沙发上等自己。

    修文有些尴尬,笑着说今天是星期天吗?你们怎么不去上班?

    大家都没吭声,等了会儿还是奶奶说,你爷爷同意去日本治病了。

    修文说好哇,不会又反悔吧?这不仅是我跟蒋家律师谈判的筹码,还得赶紧跟石田说,安排去日本的事宜。

    奶奶沉默了会儿说,不会。

    修文点点头,说谢谢奶奶!

    然后又看了眼陆母,说本来石田希望雨瑶跟我一起去,不管爷爷奶奶年龄大了,妈又是学医的,不如妈跟我们一起去吧?

    陆母很意外,惊喜地说好呀好呀,我还从来没出过国呢。

    修文又看了眼陆父,说石田就给了四个名额,你就当解放了一回吧。正好找机会让哪个漂亮的女老师给你做顿饭吃?不过可不许到家里来哦。

    陆母一听,顿时犹豫了,万一真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

    于是陆母说:“要不,你还是叫上雨瑶吧?”

    陆父一脸无奈地看着修文,说我们家怎么会出你这么个混世魔王?

    修文这才说,妈,放心。你想想,当年就是有个学生告爸爸,才弄得爸爸没当到副校长,这十年怕草绳,所以你不用害怕。

    陆母这才不好意思地起身问,想吃点什么?

    修文说我先去外面吃碗汤粉,中午随便,只要是妈妈做的,我都爱吃。

    陆母说,那好,我去买菜。

    见修文没事,陆父也上班去了。

    修文在楼下吃了碗粉,送走石田,蒋家的律师也到了。

    律师很正规,特意租了个会客室见修文。

    有了石田的资金,修文心里有了底,也就沉稳多了。

    律师先开口,说我和别人不一样,以办好事为主,而不是靠打官司收手续费。所以,这次来的目的是想将蒋家的钱收回去。

    修文不想一上来就亮底牌,于是说,文婷姐对我那么好,还钱是毫无疑问的,只是现在真没钱。

    律师故作沉思良久状,然后才说,陆总怎么可能没钱呢。

    修文说是真没有,否则早就还了。

    律师没看出修文是在装,于是点出赵、孙两家的赔款。

    修文说那不是给爷爷治病了吗?

    律师将治疗费用也说出来了。

    修文说那也不够呀?

    律师到此时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将蒋家、令狐家、奖金以及魏家的钱都仔细算了,扣除医疗费和房子钱,虽说不够,但也差不多了。

    修文说,你看,还是不够吧?何况,你还忘了一点,漏算所得税了。

    律师愣了下才说,哦,好象是忘了这一项。

    修文趁机说,你说,你们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当初你们不那么让税务局逼我交税,现在是不是我还钱的概率大很多?

    律师有些沮丧,说也是,税收还真是不少。

    说完律师就反应过来,这是在下套。不过律师觉得,居然大家闹翻了,承认是蒋家在背后捣鬼也没什么。所以,他决定不解释。

    修文确定了这事,心里多少有些难受,于是说,你也看见了,的确是没钱吧?

    律师想了想,说你可以卖房子呀,我听蒋小姐说你的房子不错,应该卖个好价钱。

    修文笑,我们这里地方小,那房子能卖个一百万就不错了,所以卖完房子也还是不够,对吧?

    律师想了半天,知道修文说的是实话。

    双方都知道直接还钱的可能性不存在了,于是话题自然转移到打官司上来。

    修文问,你确定是以情感诈骗最起诉我吗?

    律师很肯定地点点头。

    修文说,如果文婷的孩子不是我的,那情感这项还成立吗?

    律师说,从蒋小姐到宜丰及做人流的时间上来看,应该符合医学规律。

    修文问,文婷真能拿出证据,说我们两有过关系吗?

    律师说,这个应该没问题,既然蒋家决定打官司,我想他们有证据。

    修文问,你知不知道文婷有果睡的习惯?

    律师下意识地回答,这还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关系呢?

    修文说,很简单,如果文婷拿出条裤子说上面有我的什么,证据就会变得不可靠,对吗?而如果她是在特意取得证据,动机就变得可疑了,不是吗?

    律师没想到会陷入这种被动,于是说,如果将来打官司时遇到这个问题,我会好好跟蒋小姐商量的,现在我并不知你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不便跟你讨论。

    修文说好吧,你刚才也说了,从她到我家以及做人流的时间来看,符合医学规律。但如果我说,她提前了一个月预约做人流,这个医学规律是否还符合?

    律师一惊,问,你说什么?

    修文说,如果文婷从宜丰回去当天就做了人流预约登记,这也符合医学规律吗?

    律师很紧张,问,你有证据吗?

    修文说,不是要等到官司开打时才交换证据吗?

    终于,在律师眼里原本觉得很好吓唬的修文,现在发现不好对付了。律师冷静一想,有了新决定,说,其实,如果你真的还不了钱,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去蒋家工作。

    修文说,我记得那天蒋会长恨不得把我吞了,怎么现在想通了?

    这回律师不上当了,说当初蒋小姐说怀了你的孩子,逼蒋会长答应你的年薪要求。结果你既不肯去工作,也不肯跟蒋小姐结婚,所以蒋会长生气是可以理解的。

    见律师还是不肯承认孩子不是自己的,修文决定再刺激一下对方,于是说,我那天去文婷病房,看见了一个人……

    没等修文说完,律师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连忙说你可别乱说话哦,那可是要死人的!

    修文说,怎么,你威胁我?

    律师忙说,不是威胁你,是我害怕!有些事,是真的不能碰的。

    修文见律师是真的害怕,决定换种说法,说,你知道赵、孙两家为什么给我钱,对吧?你凭什么说,蒋家给我的钱,不是相同的原因呢?

    律师脸色如土,看着修文说,有些话真不敢乱说,你说的这些,我就当作没听见。

    到了此时,修文心里明白,石田说的一些事,可能是真的。

    陆母打电话给修文,问什么时候回来吃饭?

    修文问律师,要不要到家里吃个便饭?

    律师那有心思吃饭,忙说不用了。

    修文说那好,我下午再来找你,不过,我建议你去祖屋看看,这样有利于你更了解整个事件的真实情况。

    律师想了想说,好吧,下午2:00,我在宾馆门口等你。

    回家吃饭,一家人都看着修文。修文怕陆爷爷反悔,不想说情况有利,只说下午再带律师去祖屋看看,博点同情,让事情稍缓一缓。别到时人还没去日本,先被蒋家送进监狱了。

    说得大家一阵紧张。

    最后修文看爷爷也是一脸的愧疚,心里到底过意不去,就主动说:“爷爷,对不起!昨天的话太重了。”

    陆爷爷愣了愣神,最后说:“没事,昨天那番话也算是把我点醒了。糊涂了一辈子,最后被孙子点醒,也是一种幸运。”

    修文有些意外,见爷爷不像是装的,就说,下午要陪律师,否则我就陪爷爷喝两杯。

    陆爷爷说,那还不简单,晚上喝就是,让你妈做点好吃的。

    不等修文答话,陆母早已高兴地应承下来,问大家想吃什么?

    跟修文不同,蒋家律师可是惴惴不安地过了两小时。其实他也不知内情,或者说他根本不敢去探究内情。

    所以,当修文如此暗示他之后,他犹豫再三也没敢跟蒋会长打电话。

    装傻,表明自己从头到尾就没听说过这种事,远比跟蒋会长讨论如何应对这件事更有利!

    可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如果修文不还钱,而蒋家最后又不敢起诉修文,则坐实了所谓的“封口费”!

    跟蒋家合作都几十年了,律师还真是头一回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了半天,最后只好感叹,老了!

    文婷能干出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修文却在不断示弱中说出些让他寝食难安的话。

    就这样,律师终于等来了修文。

    修文叫了辆出租车,跟律师一起去祖屋。

    他没惊动教授他们,只是将那些由日本设计师改动过的效果图一一调出来给律师。

    律师开始还是心不在焉,但看着看着还真觉得整个设计不错。

    他也是见识过不少私家庄园的,可跟陆家祖屋的设计一比,差距还真大。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世界一流的设计大师修改过的设计,怎么可能太差?!

    等律师有了初步印象,修文这才开始介绍,说这是个政府参与的项目,所有手续都正规、齐全,且设计方案通过审批,目前已进入实施阶段。

    然后也说明,这个时候项目停工,不仅经济损失很大,其实也是个遗憾。毕竟,这是个不错的项目。

    律师是蒋家的常年法律顾问,对经济并不陌生,当他看到那12套别墅时,心里就清楚,这个项目哪怕只卖别墅,利润绝对翻番!

    修文看出律师心动,于是问,认识慕容先生吗?

    律师说,当然,还是好朋友。

    修文说,当初就是慕容先生建议文婷投的,不知为何现在反悔了。

    律师眼前一亮,如果说服蒋家继续投资,是不是就可以解决前面的难题了呢?

    当然,律师也很清楚,在不点出那位要员的同时,想要蒋会长改主意,很难!

    修文并不知道律师在想什么,只是临别前跟律师说,这个项目有当地政府共同参与,你打算连当地政府一起告吗?

    律师一时没转过弯来,愣在那里。

    修文说,这么好一个项目,怎么可能是诈骗呢?

    律师真的有点崩溃,情感被否了,诈骗也不成立,这官司在明面上都没法打!

    不过律师还是不露声色地说,我前面就说过,我只是希望帮蒋家要回这八百万,打官司从来不是第一选项。

    修文笑了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赖账的,但现在真没钱。要不,宽限我一段日子?

    律师想想,这或许也是一种办法,总比不敢要钱更好。于是说,我很看好这个项目,甚至个人都想投点资。但毕竟我只是办事的,回去跟蒋会长好好汇报汇报吧。

    修文说谢谢!

    临走,律师玩笑说,蒋小姐那么强势,怎么就被你弄得一点折都没了呢?

    修文苦笑着说,你怎么肯定赢家是我而不是蒋小姐呢?

    律师愣了愣神,没说话。

    最后修文问,文婷姐还好吗?

    律师说还好,不过她还在家休养。

    修文说,回去替我问声好!另外,我会尽快还钱的。

    修文看了下时间,然后说,还有点时间,一起去吃个饭,我请客?

    律师看了看修文,迟疑片刻最后还是说,算了,只要你早点还钱,我就烧高香了。

    律师回上海了,那天刚走到公司门口就遇到了蒋会长。

    蒋会长问情况如何?

    律师说,其实那个项目挺好的,值得投。

    蒋会长很生气,说你怎么也跟婷婷一样,见到那小赤佬脑子就坏了。

    律师尴尬地笑了笑,没接话。

    两人进了蒋会长办公室后,律师将情况大致说了,但没说修文曾见到过谁以及八百万是封口费的暗示。

    临走,律师建议蒋会长跟小姐商量商量再做最后的决定。

    文婷没来上班,蒋会长回去将情况大致跟文婷说了,文婷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最后蒋会长感叹,说你见到那小赤佬犯糊涂可以理解,怎么律师见到那小赤佬也犯糊涂呢?

    文婷问怎么了?

    蒋会长说,律师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项目不错,值得投。

    文婷沉默一会儿,说你叫律师到家里来,事出反常必有妖。

    律师到后,言简意赅,首先说明,修文手上的钱不够还,一是房子在当地最多值一百万;二是漏算了个人所得税。所以缺口较大。

    其次,修文从几个方面驳斥情感诈骗是不成立的。

    第一,项目本身除陆家外,还有当地政府参与,目前进展良好,不存在诈骗嫌疑。

    第二,小姐无法证明两人之间有特殊关系。

    第三,小姐从江西回来后立刻去做了人流的预约登记,所以孩子不是他的。

    文婷看着律师,看得律师心里有点发毛,但律师没有露出任何异常的表情。

    “还有呢?”文婷问。

    “与案情相关的主要就这几点。”律师有些心虚地说。

    “那你怎么一上来就建议投资呢?”文婷问。

    律师见文婷问到点子上了,但他还是不肯定要不要说,于是解释:“第一,慕容也建议投;第二,整个山庄设计的确漂亮;第三,山庄里有12栋别墅,哪怕山庄不营业,卖掉别墅利润就能翻番。”

    律师说着从手机中调出设计效果图,大家看过也觉得很漂亮。

    “当然,我也跟陆总讨论过,看能否到上海来工作,对方问,蒋会长不生气了吗?结果我没法回答。”律师补充。

    “为什么?”蒋会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很简单,蒋会长是因为小姐做人流而生气。”律师解释,“如果不生气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陆总答应跟小姐结婚,二是蒋会长知道孩子不是陆总的。”

    “叔,你跟我家合作也有几十年了吧?”文婷突然说,“真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吗?”

    律师吓了一跳,在蒋家,他真正害怕的,就只有文婷。

    他想了半天,最后说:“修文提及赵、孙两家给的钱,估计是暗示小姐给的钱可能跟他们的类似。”

    “混账东西!”蒋会长骂了一句,“我们蒋家奉公守法,怎么可能需要像他们那样做事。”

    “再没有了吗?”文婷又问了一句。

    “真没有了。”律师抱定打死不说的态度,那句话真的可能出人命,绝对不能说。

    见文婷直直地盯着自己,律师也是毫不犹豫地回盯着,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缩。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文婷问。

    “我觉得项目挺好。”律师说。

    “绝对不行!”蒋会长这回倒是听懂了律师的话,但他还是否决了,“不能便宜了那小赤佬。”

    “……”律师沉默了片刻才说,“官司肯定赢不了。但这事也不能不管,否则就坐实了我们的钱跟赵家的相似。”

    “去跟他拟定一个还款计划。理由嘛……”文婷说,“就说我依然爱他,不想跟他打官司。”

    律师苦笑了一下说:“好。”

    文婷问:“有什么问题吗?”

    “当初看陆总在医院门口傻傻地要见你的样子,我觉得他好糊弄。”律师说,“但这次面对面地跟他谈,才知道他还真可能是小姐的对手。”

    “……”文婷也是沉默片刻才开口,“他本人不乱说话就行,这是对外界的一个交代,可以让人在网上散布。”

    律师扭头看了看蒋会长,蒋会长点点头表示同意。

    临走,律师对文婷说,陆总让我带个好。

    “他还好吗?”文婷也是迟疑了一下才问。

    “有点憔悴,估计还款的事给他压力不小。”律师说,“不过这回真的像个男人了。”

    “婷婷身体不好,我送送你吧。”蒋会长下逐客令。

    律师出去后立刻草拟了一份分期归还借款的协议给修文,还特意说是文婷对修文还是有感情的,所以不愿意打官司,而自己跟慕容则看好项目,觉得强行下马太可惜,只是蒋会长一时想不开,不肯投,所以采取折中办法,让修文有个缓冲过程。

    修文听后立刻表示感谢,并说会认真阅读协议,等看完再商量。不过话一说完,因为忙着办出国手续,就将此事给忘了。

    律师当然清楚,如果修文不肯还钱,其实蒋家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他也不敢催太急。

    又过了几天,律师觉得再不问说不过去了,只好又打电话给修文,修文问,上次打款过来的账号没问题吧?我到时将钱打到那个账号行吗?

    律师问过文婷后,跟修文确认,并微信重新发了遍账号。然后问修文,协议看得如何了?

    修文愣了愣,然后说我在请律师看,等有消息回复你。

    律师一听就知道修文根本没看也没管这事,心里很生气但却也很无奈,官司打不赢,还不能让修文觉得这是封口费,还真是憋屈。

    就在律师绝望之际,修文突然给律师打电话,说款汇回了,请文婷查收,另代问文婷好!

    律师半天没回过神来,连邀功的想法都不敢有,立刻告诉了蒋会长和文婷。

    蒋会长很惊讶,原本以为修文就是个无赖,没想到居然主动将钱还了,还没提任何要求。

    文婷不奇怪,但她想到的是,到底是谁在跟她作对,给修文投了资?

    业内打听了一圈,没人知道,最后不得已,文婷打电话给欧阳,问对方有没有兴趣到上海来工作?欧阳被赵家弄怕了,何况现在正给修文打工,自是委婉拒绝。

    两人聊到修文,这才知道是石田投资的,条件是陆爷爷去日本作交流。

    提起石田,文婷也是一肚子火。

    本来说好今年协会组图去日本交流,但得到修文跟马总合作后,文婷立刻取消了修文去日本的资格。没想到石田也不含糊,明确说,如果陆桑不去,他们没必要发邀请。

    文婷只好借生病取消了去日本交流一事。

    没想到,石田居然请到陆爷爷去日本交流。

    不过,如果是茶叶行业交流,文婷自然有话要说。

    通过关系在日本领事馆一查,大家是以陆爷爷去日本看病的名誉签证,完全与交流无关。

    文婷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说绝不能让修文成行!

    文婷叫来律师,律师想了半天,说修文虽然没有什么头衔,但绝对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瑕疵。如此,根本不可能阻拦修文出国。

    文婷有些歇斯底里,说那就说他欠款,想潜逃。

    律师有些惊讶地看着文婷,心想蒋会长说得对,小姐一遇到陆总脑子就坏掉了。

    有心要劝劝,结果文婷来了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阻止他!

    律师帮着出了个最没谱的主意,并明确说,动用这种关系去做这么一件事,真的不值。

    出完主意,律师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去告诉蒋会长,没想到蒋会长也是对修文恨之入骨,说这个小赤佬是该教训教训,不过官司这边不能出面,让小姐自己去折腾。

    律师无奈点头,心想,这蒋家父女碰到陆总,脑子都坏掉了。

    当然,社会舆论还是要造。

    没几天,雨瑶就在网上看到了修文向蒋家认错并得到蒋家谅解,目前已开始实施逐步还款计划的消息。

    雨瑶又要摔手机。

    结果雨瑶妈告诉雨瑶,日本茶道协会决定向陆家捐款八百万,用于陆家祖屋的修缮和建设。据说,钱一到账,修文就给蒋家了。

    雨瑶生气地问,那网上怎么说他们达成逐步还款计划了呢?

    雨瑶妈说,如果你老信网上的话,那才叫傻呢。听说你爸曾打算用私房钱帮修文,修文都没要。

    雨瑶瞪大了眼睛,开始后悔当初真不该那么说修文。不过,到了这种地步,她也不可能主动向修文认错,毕竟,在跟文婷的事上他肯定不对。

    雨瑶妈看出了雨瑶的悔意,只好说,听说修文要和他爷爷、奶奶以及他妈一起去日本。本来他妈的名额是给你的,可他打电话你不接,修文只好让他妈去了。

    雨瑶一听顿时傻了,倒不是后悔没去成日本,而是想到,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陆爷爷绝对不会去日本。看来,如果不还钱,修文真的可能被抓去坐牢。

    雨瑶妈显然不知道雨瑶在想什么,接着说,这次日本还来了个设计师,不仅帮着改了你老师的设计,还捐了四百万承担改动后增加的费用。

    另外还把修文家楼上的茶室加了音响和投影,让人觉得在森林喝茶。而那些音乐,也是女子们在森林里演奏,连位置都对。

    “妈,别说了。”雨瑶打断了雨瑶妈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