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

    马总的消息,修文实在忍不住又给马总秘书打电话。

    马总秘书说,这事你最好找机会跟马总面谈。

    修文说没问题,我明天飞北京?

    马总秘书沉默了一下说,马总还在美国,不过最多半个月就回来了。

    修文心一下子凉了。

    所有正常渠道都不可能了,剩下的除了违法行为,就只剩自己独立承担了。

    用房屋做抵押贷款还是直接卖房?想来应该是前者。

    修文打电话到银行,因为他本就还有几百万存在里面,银行经理说没问题,随时可以房屋抵押贷款,着急的话三天到账。

    也只能如此了。

    修文心里难受,又不想家里人知道,于是出了门。

    走在路上,在路边小店买了几瓶啤酒和一打包花生米,骑着摩托到祖屋后山上去了。

    风景依然是那么美,如果项目完成,山下那些建筑会增添更多的隐居色彩,绝对的世外桃源。

    但如果这八百万还不了,一切就成泡影了。

    修文一筹莫展,只能打开啤酒慢慢喝。

    花生米还是越嚼越香,啤酒可以敞开肚子喝。

    一瓶接一瓶,正当他要开第6瓶时,有人制止了他说,哥,别喝了。

    修文扭头一看,是欧阳。

    他有些疑惑,问,你怎么来了?

    欧阳说我正在深加工房,听到摩托声了,以为你也会到深加工房来,结果等了半天不见你,出来一问才知道你上山了,所以跟了过来。

    修文苦笑了一下,说没事,你看这山,再怎么跳也摔不死人。

    欧阳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陪陪哥。

    修文说那好吧,过来喝酒。

    说着将酒瓶递给欧阳。

    欧阳迟疑了一下,接过去喝了一口,然后还给修文。

    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又喝光了一瓶。

    等到第9瓶喝光,修文发现没酒了。

    两人就那么坐着,也不说话。

    有风吹来,欧阳说,我们找个背风的地方坐吧,别吹感冒了。

    说着起身,两人找了片不透风的密林坐下。

    修文有些醉了,居然就睡着了。

    欧阳脱下外套给修文盖上,可一会儿自己也觉得困,最后干脆躺修文怀里,外衣将两人都盖了。

    直到下午4:00多修文才醒来.

    见欧阳躺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她,就躺着没动。

    过了会儿,欧阳也醒了。

    见修文望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哥,本想着别让你着凉了,没想到自己也睡着了,不过睡得真香。

    说着又闭上眼睛,作熟睡状。

    修文拍了拍她的头说,咱们回吧。

    两人起身,修文说,你就这么陪着我,也不问问我什么事。

    欧阳说,如果哥都那么犯愁,我肯定帮不上忙,只能陪哥喝喝酒。

    修文很想抱紧欧阳。

    石田的电话阻止了修文的举动。

    修文心情不好,也就不想转弯抹角了,直接说爷爷不肯见日本人。

    没想到石田早有准备,说你不用解释,我已猜到这种结果。不过,陆爷爷不肯见石田,但可以见石先生,对吧?

    修文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不过想想当初自己都能误将对方当作中国人,想瞒爷爷应该没问题。

    只是爷爷一直说不许说假话,现在连爷爷都要骗了,万一被爷爷发现,还不得被他骂死?

    石田见修文不说话,接着说,我会带一个最好的医生和一个最好的设计师过去,不过你放心,他们的普通话比北京人还标准。

    修文说,这样的话,你也就只能见见爷爷。

    石田显然听懂了修文的意思,就说,你到时就说我们对茶叶和陆家祖屋的项目都很有兴趣,这样就没问题吧?

    修文见对方如此有诚意,只得答应,并提醒对方别一见面就鞠躬。

    石田也愣了下才说,好,我们多演练几次,绝不出纰漏。

    修文挂断电话。

    两人往下走。

    等到山脚下,欧阳说我先走吧,免得嫂子误会。

    修文本想制止,但想想没吭声。

    欧阳三两步走到前面去了。

    石田很快飞上海、到南昌了。

    没了雨瑶的张罗,修文只好请县旅游局出面帮忙接待。

    一行三人休息了一晚后,次日早早地过来拜访陆爷爷。

    修文介绍说,石先生是比赛时文婷介绍认识的朋友,虽说不是茶隐世家的后人,但对茶的研究非常深。这次出差到南昌,一是对咱们祖屋的项目很有兴趣,二是仰慕爷爷大名,想向爷爷讨杯茶喝。

    石田没等修文介绍,早已拱手说久仰久仰。

    说着从包里拿出两件礼品递了过去。

    陆爷爷先看了眼阿胶,包装很精美,应该是北京同仁堂的顶级产品,虽说不错,但也没什么。

    另一盒是野人参,包装一般,但一米多长的盒子,已让陆爷爷有些动容了。

    打开一看,陆爷爷时顿傻眼了,这支参比上次马总送的还要好!

    这应该是陆爷爷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野参了。

    陆爷爷立刻站了起来说,这参不能要。

    修文虽然不懂参,但看爷爷的表情就知道这参的份量。

    正要客气,石田抢先说,这参是很多年前在东北做生意时从老乡家买的,原本要孝敬我父亲,可父亲一直舍不得吃,后来突发心肌梗塞走了。听说陆爷爷身体不好,就顺便带了过来。当时也没花多少钱,让陆爷爷见笑了。

    陆爷爷说,不管你当初花了多少钱,现在一定很贵,我真的不能收。

    石田笑着说,我不懂这个,就算现在很贵,我也不可能拿去卖吧?何况您要是不收,我的脸往哪儿搁呀?

    见爷爷不吭声,修文替爷爷收下了。

    石田见此才松了口气,忙说,据我所知,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也只有陆爷爷泡的茶最好喝了,如果今天能尝到陆爷爷泡的茶,我也是祖上积德了。

    到了这时,不管陆爷爷再怎么觉得这事有些突兀,也只能答应了。

    何况,他自己也想喝,有了借口当然更好。

    在客厅略作停留,修文便搀扶着陆爷爷上楼,奶奶和石田三人跟在后面。

    进了茶室,爷爷连客气话都免了,直接开始烧水。

    石田显然是做足了功夫,他不仅能准确判断柴火的种类,连木炭是什么木材烧制的都准确说出,爷爷这才认真地看了眼石田。

    修文趁机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这朋友对茶的研究够深吧?

    爷爷依旧没吭声,但烧水的劲头更足了。

    这时其中一人拿出摄像机想摄像,被修文制止。

    于是三人都是连眼都不眨地一直盯着爷爷看。最后修文拿来自拍杆,拍了张四人围观爷爷烧水的场景。

    没等水烧开,奶奶早已将香点好。

    吩咐修文拿来几条新毛巾,让大家洗了脸才坐下。

    根本不需要修文叮嘱,石田几人比修文更自然地就盘腿坐下。

    茶铫放茶几上,爷爷不断地看茶铫,修文也盯着看,石田他们倒也没感到奇怪,都静静地坐那打坐调息。

    终于,修文也觉得水温快到了,就拿过玻璃杯和温度计,恰好这时爷爷也对奶奶点头了。

    不过这回修文死活不肯让奶奶给大家泡茶,按住奶奶不让起身,先倒了半杯水,然后插入温度计,量好温度给石田等人看,三人都惊得合不拢嘴。

    不过尽管如此,三人也是一声不吭,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修文开始给大家泡茶,按中国人的习惯,修文要先给石田泡。

    石田不肯,坚持要先给爷爷泡。

    修文只好先给爷爷奶奶泡好,然后才递给石田。石田接茶时,头都低过了双手,让修文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又害怕让爷爷发现问题。

    待修文给自己泡完茶后,爷爷突然将自己的茶跟修文的换了。

    修文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没动。

    石田也看在眼里,同样没吭声。

    三道茶喝了两个多小时。

    三位客人如痴如醉的表现让陆爷爷得意不已,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这么跟他一起品茶了。

    喝完又聊了十多分钟,大家正准备下楼。

    这时设计师突然说,房子装修的设计不错,就是背景音设计的太没水平。

    修文忙解释,开始没设计,后来我自己觉得喝茶时太过安静,临时买的。

    设计师说,我来得匆忙,没准备伴手礼,到时我送你一套背景音响吧。

    修文客气地说,你帮我设计就行,设备你指定,我买。

    设计师点点头。

    下到楼下,医生问起陆爷爷的病情,奶奶将病历及各种诊断报告都拿了出来。

    医生看得很仔细,又问了陆爷爷一些问题,最后说,总体没什么问题,如果想彻底放心,还可以去做些检查,再则,可以去疗养一段时间。

    石田正要接话,旅游局长打电话给修文,说孙书记打算请大家吃午饭。

    爷爷难得遇到知己,本想一起去好好聊聊天。

    可修文怕穿帮,忙说,爷爷奶奶忙了一上午,怕身体吃不消,就别去了。

    陆爷爷只得作罢。

    出来后医生跟石田用日语交谈了半天。

    然后石田给修文介绍,这是日本最顶级的医生之一,但也是茶道的狂热爱好者。他愿意承担一切费用,请陆爷爷去日本作一个全面检查。

    修文一想到爷爷对日本人的态度,没吭声。

    孙书记是一个人来的,也只让旅游局长一人作陪。

    菜全是山珍,但绝对没有违法食材。

    石田很自然地说起怎么跟修文认识的,也不怕丢人,将连输三场的过程都说了。

    最后,还特意说李老看完特别喜欢修文,当场就让修文留了联系方式。

    听得孙书记也是暗自心惊,文婷得罪不起,其实修文也得罪不起。

    石田又说起水温的事,说修文这么一摸就知道温度是80℃,陆爷爷更牛,只需一看就知道是80℃。

    旅游局长觉得太神奇,有些不信。并张罗着要人去拿杯子、开水和矿泉水过来。

    孙书记怕修文下不了台,用眼神询问要不要制止?修文摇摇头表示没问题。

    开水倒好,修文一摸说90度,然后拿出温度计量给大家看,90.2度。

    接着修文手摸着杯子往里倒矿泉水,然后说80度,再量,79.9度。

    石田带头鼓掌,另外两个日本人也是看呆了。

    吃完饭孙书记走了,石田说要去陆家祖屋看看。

    修文有些意外,毕竟,他们是来看爷爷的,说对祖屋项目有兴趣,也只是让爷爷高兴。

    石田说,做戏也做彻底,好歹去看看,等再见到陆爷爷也有话题。

    修文说好吧,然后下意识地打电话给雨瑶,结果雨瑶还是不接。

    修文有些尴尬,但也意识到,这些事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怎么老是依赖雨瑶?

    想通这,修文直接打电话给城建局长和教授,请大家带着电脑去现场汇合。

    来到祖屋,城建局长和教授分别用电脑展示了设计图,这些东西石田和医生都看不大懂,只有建筑设计师显得很兴奋,问东问西地问个不停,甚至还对教授们的设计不时发表不同见解。

    城建局长还没什么,教授被他弄得有点烦。心想我在国内也是赫赫有名的教授,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接着是实地考察,因为前面雨瑶就将实景和设计图融合了,所以石田和医生也看懂了。

    最后修文带大家上了山顶,此时又是黄昏时间,大家看到如此美景自是激动不已。

    乘着没人注意,石田突然调出了手机中的照片给修文看,并问,你拍的?

    修文一看是文婷的果照,苦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教授恰好走了过来。

    石田倒也没介意,干脆拿给教授看,并说,人很漂亮,拍得也很好。

    教授一眼就看出是在山顶拍的,再看不是雨瑶,心里也就有数了,笑笑没吭声。

    修文转移话题,对教授说,这里说不定还是个吸引游客的景点,不如将上山的路修好如何?

    教授点头认可,说到时一定增加这部分。

    接着又玩笑说,如果将这张照片放到网页上宣传,说不定可以吸引更多的观光客。

    石田听了哈哈一笑,说估计修文付不起版权费。

    修文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心里立刻想到欧阳,就说到时再找个人来拍吧。

    下山时日本建筑师开始跟教授讨论方案,说着说着最后教授忍不住就跟他吵了起来,建筑师一着急先是英语,再是日语,说了一大堆,可教授完全听不懂。

    最后建筑师只好跟石田先生说了半小时。

    石田将修文拉到一旁,说建筑师希望改动几个地方,但教授不同意。

    修文想了想解释道,教授国内著名高校的博导,也是很有习惯的。不如这次算了,如果以后扩建再找这位建筑师?

    石田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突然说,我们这位设计师是日本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且在全世界也很有影响力。

    修文很尴尬,他本来在教授面前总有种自卑感,现在想要他说服教授更改设计,实在有些为难。

    石田见此说,如果按我们设计师的改,说不定他肯投一点资进来。

    修文眼睛一亮,但还是很谨慎,问他能投多少?

    石田说,这个取决于设计师本人。

    修文又想了半天,跟教授说,我完全不懂,不过人家也是好心,免费给咱们提建议,咱们不妨先听听?

    教授看了看修文,不知修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点了点头。

    当然,教授毕竟是教授,他让学生拿过一台手提电脑,对设计师说,里面有我们全部的设计稿,你想怎么改都行,明天给我们看结果,如何?

    设计师沉默了半天,说好,但我要网络,让我工作室的团队一起做。

    教授想了想,说可以,但要签版权协议,这个版权归我们。

    设计师点点头说没问题。

    说完设计师让学生陪着他一起回宾馆,他的时间很宝贵。

    晚上修文请客,教授因自己的设计被人质疑,心情不大好,让场面略显沉闷。

    过了会儿,教授说要落实一下哪些已经动工了,哪些还没有,这样明天讨论时才心里有数,提前走了。

    医生则趁机说累了,也回宾馆了。

    石田兴致很高,拉着修文喝酒。

    修文一直惦记着还款一事,正好也想喝,于是就陪着石田痛痛快快地喝起来。

    喝到最后,石田才说,我们协会是真的有兴趣赞助你们这个项目。

    修文以为听错了,眼睛直直地看着石田。

    石田说,但我们有两个条件,第一是我们赞助的项目不能太差,所以请了设计师过来把关,意思就是,这个项目的设计必须设计师认可。

    修文有些傻眼,想着该怎么说服教授。

    石田接着说,第二个条件,是请陆爷爷去日本做一次交流。

    见修文要插话。石田说,你先别说话,如果满足这两点,我们可以赞助八百万。

    修文先是喜出望外,接着又沮丧不已。

    很显然,哪怕自己说服了教授,估计也说服不了爷爷。

    石田当然很清楚,他拍了拍修文的肩膀说,总得要试试吧。

    修文没再说什么,跟石田将剩下的酒都干了。

    次日的讨论在修文家进行,反正有投影仪。

    主要目的是让陆爷爷一起参加,因为他的意见也很重要。

    设计师的团队很牛,居然一晚上就将图改好了,还做了效果图,并都与原景照片合成了。

    显然,设计师在看的时候就已经拍了那些照片,专业的毕竟比学生强,他们合成的效果远不是雨瑶能比的。

    这一点对外行很有优势,尤其是对陆爷爷。

    有些照片看得陆爷爷是老泪纵横,因为这让他想起了过去,说真的很象。

    讨论了一天也没讨论完,改动量实在太大,教授一脸阴沉。

    到了吃晚饭时,设计师对修文说,我有些东西到了,在南昌机场,能不能帮忙安排人去拉回来?

    修文问,明天一大早就去?

    设计师说,最好现在就去。

    修文无奈,只得临时租了辆车,陪着设计师直接去了机场。

    是全套的背景音乐设备,设计师说我今晚就帮你们装好,明天你就可以看到效果了。

    修文无奈,心想你不睡觉,还要抓个垫背的。

    但人家都那么热情,修文自是无法拒绝。

    幸好设计师牛,居然不要人帮忙,修文这才在屋里躺了会儿。

    不过凌晨3:00,修文被叫醒了。

    走进茶室,修文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除了音响设备,天花板上还加了个投影设备,将影像投到四周的墙壁上。

    随着音乐的响起,影像也是不断变化。

    修文仔细一看,墙壁上出现不同的风景画面,画面里一些女子在演奏乐器,而整个背景乐,就好似这些女子当场弹奏出的,连声音的来源都完全吻合!

    修文又惊又喜,连声说好。

    然后问需要多少钱,设计师说,前面就说了,送你的。

    修文想了想也不矫情,就说谢谢了。

    冷静下来,修文发现女子都穿和服,于是问设计师,这些女子的形象能否改掉,我爷爷对日本人误解比较深。

    设计师拍拍脑袋,连忙给修文鞠了个躬,说是我的疏忽,这就改。

    说完立刻打电话给日本,让他们连夜将画面重新设计,都改成中国古典美女的形象。

    次日,大家再次聚集,不等设计师开口,修文先领大家去茶室看了。

    陆爷爷看完才说,知道吗,你们折腾一晚上,我连也一分钟都没睡成。

    大家都很紧张,设计师正要道歉,陆爷爷接着说,这个的确很好,在这样的风景里听着歌女演奏,喝茶都要香很多。所以,一晚上不睡也值。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设备选择、安装位置、针对背景音乐的影像设计等,那种精准,都让教授他们内心出生震撼。

    接下来的讨论,至少教授客气了许多。

    全部讨论完,教授说,如果按这种改动,前面做的预算就不够了,并且,因为很多材料都订了,再改动还有一笔损耗。

    设计师一愣,他当然很清楚这个道理。

    见对方不说话,教授说不如还是维持原状吧?这样大家都省心。

    设计师急了,坚决不肯,并问改动后要增加多少费用?

    教授初步估算,大约两百多万,但他不希望改动,就说大约四百万。

    设计师也迅速估了下,这种修改,在日本费用更高,便也认可教授的估算。

    想了会儿,设计师说,如果完全按我的改,我个人另捐四百万。

    教授下不了台阶,一生气说,不如你们将这个项目接了吧?

    设计师听了一愣,看了看教授,然后说,我们工作室的工作都安排到五年以后了,实在是没时间。

    说着设计师掏出名片给教授,说如果实施时有什么困难,咱们可以多交流。

    教授接过名片一看,有些傻眼。

    自己在国内最多也就算一流设计师,可对方日本顶尖的设计师,也是国际顶尖设计师之一。

    教授顿时没了脾气,但没有台阶,他还是下不来,只得说,我们内部再商量商量。

    这回修文也看出来了,就说今天大家都累了,明天再说吧。

    将大家送下楼,回来时见陆爷爷脸色很难看。修文以为陆爷爷的病犯了,连忙问爷爷怎么了?

    陆爷爷问,那几个是不是日本人?

    修文正犯愁不知怎么跟爷爷说起,见爷爷已经猜出来,也就直说了,是,并且他们还希望请你去日本作交流。

    “做梦!”陆爷爷非常生气地说,“你把阿胶和人参都给我扔出去!”

    “政府、军官、士兵和百姓是不一样的。”修文解释,“如果某政府领导贪污钱,你不能说当地人都是贪污犯吧?”

    “你个兔崽子,”陆爷爷气得全身颤抖,却一时驳斥不了修文,只好喊,“你给我滚!”

    修文满心委屈,心想我为了实现你的愿望吃尽苦头,到头来反而被你辱骂,真是天理何在?!

    不过修文毕竟不再是以前的修文,他冷冷地看了陆爷爷一眼,不等陆奶奶过来劝,转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