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8章 我爱你你爱我

    周启航突然电话打过来提起借钱的事情,这让林成楠大吃一惊。

    老周的家庭也许不像老马家富足,但也是吃喝不愁,有车有房,作为家中的独子,明显是在家人的关爱下长大的,缺钱的时候真没有。

    突然提起这件事情,确实有些奇怪。

    “怎么了?”

    林成楠感觉到对方好像有些不对劲,但还是问道:“需要多少钱?”

    老周的为人算不错,当初星辰世界的办公室前前后后,舍友们出力不少,那时可是完全冲着义气。

    舍友的时间不长,但月余的时间也算知根知底,至于人心善变一说,几个男人住一起,暂时“鳝变”不了。真要是损失一点钱财,能够看清一个人,那不是吃亏,而是大赚。

    “三十万!”

    周启航说出一个对于普通人而言难以承受的数字,然后带着哭腔的说道。

    “我爸……快不行了!”

    “你等等!”

    林成楠说完,先和邱俊告辞一声。

    “俊叔,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帮我和果哥说一下,有事电话联系。”

    说完,林成楠又朝着电话说道:“老周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嘟嘟嘟!”

    电话里传出阵阵忙音,林成楠不得不重新拨回去,电话很久才接通。

    ……

    对于周父,林成楠的印象不深,匆匆几面之缘。

    说一句路人不为过,顶多占着一个舍友父亲的名号。但就是这样近似路人的长辈,对自己的孩子是真够关心的,仅凭儿子一句话,就托人帮忙找办公室,这种事情一般人还真做不出,可见周父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谁说魔都人冷漠了,我林成楠第一个就不信。

    赶往医院的途中,林成楠找不到住院部,只好向着路边的一个年轻人问道:“请问住院部从哪儿走?”

    然后就听到对方用着魔都方言,带着火气的说道:“侬不会看路牌么?”

    说完,继续拿起电话和电话那头的人甜言蜜语,瞟向林成楠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冷漠。

    林成楠有些尴尬的看着路边歪斜的指示牌,都歪成那样了,谁能看得到。

    打脸来的如此之快,热心肠的永远关心他人,释放善意,冷漠的永远站在一旁围观,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件非常小的事情,林成楠总觉的自己情商得到了进化,看样子多读迅哥儿的文章是对的,那种对于人性的描写,一针见血,永不过时。

    如此这般,为何要撤出教科书呢?虽然迅哥儿的文章有些拗口,生涩,但细细读下来,总有一种酣畅与热血,甚至会在心底里产生一股凉意。

    迅哥儿要是来到新时代,写个武侠、爽文或是悬疑,怕是也有一席之地。

    林成楠先一步到医院,然后是陈果,再接着是马岳阳。

    除了远在海外还没有回来的孙一凡,宿舍里的人和家属算是齐活了。

    周启航的情绪很不对,换做谁都一样。

    周父的病情来的如此之快,这是谁都没有料到。

    开学时还很健谈,风度翩翩像是大学教授的中年男人,此刻已是风烛残年,头发半黑半灰,干瘪的面容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倒是那双眼睛,有些突兀,但却散发着神采,不像是一个生命即将走向终点的人。

    周父住的是个单间,条件很不错,有点临终关怀的味道,但是背后花费不小。

    林成楠本想和周父还有周母打声招呼,但是看到握着周父双手的女人转过来,点头示意时,林成楠半天没回过神。

    这根本就不是周母,不是当初在宿舍里见过的周母,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是……我雅晴阿姨!”

    周启航没有避讳,尽量放小了声音介绍道。

    林成楠在那一刻,分明看到了女人脸上露出的笑容,无声的笑容。

    “雅晴阿姨是个哑巴,但不聋!”

    站在过道,看着人来人往的病人家属和护士,302的人拥着周启航在最角落里聊天。

    “小楠,钱我先拿着,之后等房子卖了我再还你。”

    周启航的话让林成楠摇了摇头:“我有没有钱你又不是不清楚,先拿着,记得写一张欠条,到时候给果哥,我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但房子就先别卖了,等你上班能赚钱了再说。”

    按理说以周家的家底,不至于因病致贫,钱是能拿得出的,为何周启航还要借钱呢?

    “我爸这些年把钱放了一部分在股市里,剩下的大头都买房了,留下的现金不多。”

    周启航双目有些无神的解释道:“我爸和我妈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好多年的事情,一直瞒着我。雅晴阿姨最近一直在照顾我爸,这病房的钱还是她帮忙出的,我实在没办法开口赶走她。”

    周启航说着说着,眼泪就流出来,几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我妈为什么不同意卖房看病呢?哪怕这个病治不好,也能让我爸多活些时间呀!”

    当一个理性的甚至超出人性的母亲走在自己眼前时,周启航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

    要不是股市里割肉出来的钱,周父后续的治疗怕是无以为继,房子要卖,但是两人都不同意。

    周父还能理解,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不想花这冤枉钱,但是周母的如此做法,伤透了儿子的心。

    “我妈来看过之后就走了,这几天一直是我和雅晴阿姨在照顾我爸。”

    林成楠感到胳膊一紧,陈果紧紧的抓住林成楠的胳膊。

    人情的冷漠可以理解,夫妻之间到这个地步,对于眼前的林成楠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印象中面露笑容,跟在周父身旁的周母,居然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难以想象。

    外人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对于周启航来说,仿佛心中的那根亲情线断裂,就像是一个沉溺水中得不到救治的人,无限沉沦。

    在医院的几天里,林成楠感觉自己见识到了一场人间悲喜剧。

    周父的笑容与周母的冷淡形成对比,戴着口罩,签下离婚协议然后办理完手续的周父,转身就和一个叫做“雅晴”的哑巴阿姨办了结婚手续。

    周父算是净身出户,身上所有的财产都转交到儿子和前妻的手上,两手空空,就连和雅晴结婚时的钱,都是那个女人出的。

    医院里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知书,周父住院也好,还是回家也罢,无所谓了。

    周启航要把父亲接回去,接到已经在法律程序上属于他名下的住宅。

    “我去你雅晴阿姨家,有空你来看看我。”

    周父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那个女人用着轮椅,推着新婚丈夫,走的很轻快。

    周家的所有亲戚都没有想到,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周父居然完成这一出人间“闹剧!”

    是的,在这些亲戚看来,周父就是因为生病,脑子都坏了,事业有成的妻子不要,反而去娶一个身有残疾,看上去和“乡毋宁”没什么区别的老女人。

    林成楠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周家的亲戚在看完周父后,在楼道里小声谈论乃至取笑的话语。

    就像是祥林嫂身边的那群人,总是砸一边感叹世间无常,要保重身体,另一方面又在背后说三道四,指指点点。

    也许在这群人眼中,周父做的还算有点任性,毕竟那个哑巴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周母把财权抓的死死的,除了应该给儿子的部分。

    陈果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一样滑落,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一个哑巴,推着一个瘦的几乎看不到肉的男人,里面穿着不方便脱下来的病号服,外面披着一件西装。

    周父虽然不让周启航跟着,但是老周依然不远不近的跟在轮椅身后,就像父亲小时候让自己独自出去玩,然后不远不近的守候一样。

    现在两个人对调一下而已,中间还多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回学校的时候,车上的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快进校园时,马岳阳才张了张嘴说道。

    “老周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

    林成楠拍了拍马岳阳的背,几天不见,这小子居然又胖了。

    “你没看他在他父亲的新家跑前忙后么?”

    那时候的林成楠一伙人还是放心,所以最后也跟着帮忙,在雅晴阿姨的家里,多少能够看到周启航眼中多了一点亮色。

    房子外表很老,但是里面收拾的干净利索,远不像雅晴阿姨的穿着那般“朴素,”充满了生活气息。

    父亲的生命倒计时已经无法避免,但是你从那瘦弱的身躯里,根本看不到什么失望,反而是一种重获新生的喜悦,与那个女人之间无声的默契,已经不再是言语能够表述的。

    ......

    那个叫雅晴女人的夜市摊依然摆着,是周父强烈要求的,周启航最近请假在家,每晚都陪着父亲一起去。

    这个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的大男孩,在夜市摊上干着迎来送往的活计,有时还帮着收摊记账。

    一些熟客甚至打趣“雅晴,”说这是你儿子?

    周启航也没有反驳,反倒是周父坐在轮椅上,带着口罩,用劲全身的力气,说这是我儿子,也是她儿子。

    周启航的心,一点点的重新被点燃,有空的时候,林成楠也和马岳阳一起过去帮忙,陈果的出现更合让夜市摊多了许多围观的人。

    几个年轻人仿佛忘记了不远处,那个风烛残年的周父,一切都像是平淡中的生活,一直到……

    再一次出现在机场,前后不过是半个来月的时间,曾经送行的人,除了林成楠和陈果,还有马岳阳。

    孙一凡的老乡没有带着她的塑料花姐妹团出现,或许是某个人没有告诉她,也不会再告诉她。

    “你的宁宁没来?”

    林成楠打趣道。

    “分了!”

    马岳阳无所谓的说道:“我就不是那种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的人,我要做福旦的浪子,浪……子!”

    话还没说完,马岳阳这个二缺就乐呵呵的冲出去。

    踏上国土,推着沉重行李的孙一凡激动的伸出双手,想要拥抱这位离别时间并不长,但却恍若昨日的舍友。

    然后……

    马岳阳一阵风的从孙一凡身边跑过,让孙一凡抱了个空气,出口处的众人都能看出,孙一凡脸上大写的“尴尬”二字。

    孙一凡身后,传来猥琐而又热情的声音。

    “学姐,辛苦了,去霉国累不累,我来帮你拿行李吧!”

    孙一凡回头看了看吕莉莉手中新买的驴包,加起来有两斤重不,再看看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箱。

    “娘里个歇比,马岳阳……你弄啥嘞,还不来帮忙。”

    一辆商务车显然是不够的,所以预定了两辆。

    马岳阳死性不改,愣是挤到了吕莉莉和章姐的那一辆车上,加上星辰世界的其他人,凑足一辆。

    林成楠和陈果带着孙一凡,坐着另一辆车回去。

    “老周呢!”

    孙一凡下机落地后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他有些事,等会儿再说他。”

    林成楠不忍打扰:“说说在霉国那边的事情吧,这一趟出行收获应该很多吧?”

    “非常多!”

    孙一凡开心的说道。

    “霉国很发达,很先进,但是……”

    一句但是,让所有的话题转向。

    “但是我们的潜力更大,霉帝的先进感觉已经到头,腐朽的资本主义气息弥漫,就连最先进的硅谷也充满了金钱的气息,一切向钱看,充满了躁动,也就咕歌之类的一线互联网公司感觉还好一些,其他一些公司,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具体说说看!”

    林成楠鼓励道。

    “公司急功近利,什么项目来钱做什么,感觉没有长远规划。只要投资人愿意砸钱,企业就敢烧钱,钱烧完了就不知道干什么......和我们星辰比起来,人员虽多,但是乱七八糟的。

    曾经电影里令人向往的地方,像是什么荷里活,我也去看了,但是霉帝破旧的道路疤疤点点,远不如我们的高速公路先进。还有机场,也感觉比我们的落后……硬件上感觉还不如我们。”

    孙一凡去了国外归来,第一印象就是别看他们现在厉害,但是感觉潜力已尽。林成楠也是听得笑而不语,这才哪儿到哪儿,基建狂魔还没有开始正式发力呢!

    陈果倒是把话题接下来。

    “肯定的呀!我们修建了才多久,每年大量的人员维护,霉帝的公路时间太久了。机场就更别提了,你去的估计还是大城市,你要是有空去其他地方,看到的肯定更破旧,他们的长途出行大部分都是靠飞机,但机场之类的设施太老旧。”

    林成楠感觉自己和陈果的三观一致,这才叫幸福。

    他也不接话,更不想去说波音的破事,再过几年自己就暴雷了,曾经的美国象征之一,也要落下神坛。

    林成楠和陈果坐在车里,听着孙一凡口若悬河,两个人都感觉孙一凡这趟出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曾经有些内向的他现在更热衷于表现自己,多了一丝少年时才有的神采飞扬。

    但是那种给人踏实,有毅力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少。

    回到星辰联盟,留在公司的几个人给出差的几位商务人士热情的拥抱。

    马岳阳作为编外人员也想抱一抱,特别是想抱一下吕学姐,但是被孙一凡一把拉开。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还想对吕学姐图谋不轨,你的“宁宁”不要了?

    这才多久,见过三心二意的,没见过你这么见异思迁的,也太渣了吧!

    请孙一凡到办公室,准备说一下奖金的事情,但是老孙张口一句“我想退学!”让林成楠大吃一惊。

    林成楠摸了摸孙一凡的额头:“你小子也没发烧,怎么说这个胡话呢?”

    “这是我回来的路上考虑很久的事情,星辰世界的发展情况我也看到了,我如果想要两者兼顾,那太困难了,我觉得时间很紧张,有些时不待我,再不加紧努力,总感觉会错过什么。”

    “你这样你父母亲不会失望么?”

    林成楠问出一个关键问题,孙一凡可是标准的寒门贵子,能够从一个家庭条件普通的农村家庭考入福旦,这个起步可不低。在他的家乡,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孙一凡在那儿的名声可想而知。

    万一孙一凡退学,熟悉内情的人肯定不会说什么,甚至竖起大拇指表示钦佩,但是在家乡人的眼里,会不会传出很多风言风语,甚至一些恶毒的话。

    在这点上,林成楠不排除用最恶意的心思来猜测人。

    因为人心最难猜。

    “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人的看法,也许我爸和我妈会有所失望,但我觉得,只要我能挣到钱,他们就会支持我。”

    林成楠看着宿舍里最“穷”的一员,还是把孙一凡按在了沙发上,脱掉他的外套……主要是回到办公室,就没必要穿的这么正式,想歪的面壁思过。

    “老孙,这一趟出去除了办正事,主要还是想让我们的人开拓一下眼界,以后出差的机会多了去,多到你不愿意出差,听到这两个字就想吐。”

    林成楠坐在孙一凡的对面,小声说道。

    “我让你跟着一起去也是出于这个目的,都说想要做兄弟就不要让他和你一起公事,否则兄弟没得做。我觉得这话说的不算错,但在起步的时候,还是兄弟靠谱,真等到有一天因为利益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觉的我不会,因为我就不是那种人。”

    林成楠的一番话让孙一凡乐呵起来。

    “因为我会在那之前,就让兄弟拿着一笔钱离开,钱是赚不完的,人间难得一知己,所以还是让兄弟先走一步。”

    林成楠的话让孙一凡的笑容定住:“虽然我知道你说的是实话,但能不能不要这么伤人,用词能不能严谨一些,什么叫‘先走一步,’我怎么觉得有些感觉不妙呢!”

    林成楠拍了拍孙一凡的肩膀,瘦弱的豫省人不明所以。

    “我说老孙,你是不是忘了我作为经济系的系宠,拥有的一些特权了?”

    说完,林成楠不等孙一凡的回应,指了指办公桌上他和章教授的合影说道。

    “有老章同志在,你还担心什么学业不成?如果说我一个人在星辰混出来,福旦肯定会支持我,但是加上你呢?福旦难道就不支持了?所以退学的事情别想了,老老实实的去上课吧,真有什么事情,老章肯定能够帮着解决,千万别说你期末考试考不过。”

    “那肯定不会的!”

    孙一凡乐呵呵的说道,真要是能够圆满的处理好这件事情,父母亲那边也有个交代,事业上也能有所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林成楠从办公室打印了一张a4纸张大小的“一百万”字样捏在手里,然后和孙一凡一起走出办公室,瞅那寒酸的模样,连点面子工程都做不好,抠逼!

    在这间不到一百平的办公室里,星辰世界的众人正在外面吃着蛋糕和水果,相互聊天。

    中心人物当然是出国归来的吕莉莉,她是这一趟的小功臣,当然章姐的作用不小,但作为编外成员,加上年纪大一些,在星辰世界受欢迎的程度肯定没那么高。

    陈果不能算,这是半个老板娘,众人可以和林成楠开玩笑,但是老板娘的玩笑开不得。

    “诸位,吕学姐带着任务出发,圆满完成归来,之前许诺的奖金,就在这儿。”

    陈果看着林成楠,后者举着一张白纸,上面的宋体字样打印着“一百万。”

    星辰世界团队的成员羡慕的看着这一切,出发前,林成楠可以许诺过有一笔奖金的,数额不小,但也没想到有一百万之多呀!

    早知如此,当初说什么都要赶上这趟队伍。

    “那时候,我向大家许诺过,只要《我的世界》项目顺利完成,该给的奖金一分不少,去霉国前我也和商务团队说过类似的话,现在,就是许诺兑现的时候。

    这一百万......整个项目组团队成员都有份。”

    办公室里安静了片刻,然后欢呼声四起。

    “林总满赛!”

    “林总威武!”

    “林总给力!”

    “果哥给力!”

    ......好像有什么混进去了。

    此时别看林成楠手中的仅仅是一张a4纸,但是在众人的眼里,那就是真金白银。

    整个项目组才多少人,都是一群在校或者即将离校的学生,谁能想到,这才不过月余的时间,钱就要兑现了。

    光是按照平均来分,一个人就是十万,这能是一笔小钱么?在老家再凑点钱就能全款买一套房了。

    当初从星辰联盟转到星辰世界的那位,此刻最开心了,星辰联盟当初拿到上亿资金的时候,他可是酸了很久,此刻,酸涩的果实也变得甜美了。

    林成楠带着陈果离开喧闹的办公室,这个时候留给那群热情四溢的人更好。

    过了好一会儿,浑身沾满奶油的孙一凡才跑了出来,嘴里还在咋呼着:“幸好把西装脱了,否则几千块就白花了。”

    “瞧你那抠样!”

    林成楠鄙夷的说道,孙一凡呵呵直笑,具体划分虽然没出来,但属于他的少不了,这是在关键位置上有自己人。

    “秘密项目组的人要是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出问题呀!”

    对于已经跟随季儒云,转移到普东那边的微博,浏览器等“秘密项目”组成员,有些人最初也是在星辰世界这边办公,大家私交都不错,奖金这种事情迟早能传出去。

    孙一凡有些担心,会不会被别人说闲话。

    “放心,他们的项目出成绩了,钱也少不了,说不定有些项目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人数比你们还少,单独拿下来比你们还多。”

    林成楠无所谓的说道:“就像你们的奖金比星辰联盟那边还多一样,大家体量不一样,个人收益也不一样,只要用心做事,小项目也有大奖金。

    星辰这个平台大有可为,只要你愿意去闯,别担心什么上司抢你的功劳,公司夺你的奖金,我们都摆在明处,钱就在那儿,你有本事就去捡。一个人不行就两个人,两个人不行就一群人……当然人多了,分到手的就少了。”

    “这样,会不会让一些人过劳死,因为奖金的事情,不愿意招人。”

    孙一凡还是有些担心。

    “放心,不管项目大小,最基本的我们是保证的,同一个岗位上,必须有两个人能够随时分担,也就是说,哪怕最基本的项目,每一个岗位也要有三个人,但是技术,产品,运营,算下来最小单位三个岗位,那就是九个人,想要再找出一个《我的世界》这么简单,一个人就能开发的游戏,你觉得是很容易的事情么?所以人数少不了,过劳死这种,还是要看个人体质,我们的项目组不会鼓励这种事情,出现了,那肯定是配置不到位,作为单个项目负责人是有责任的。

    我也算了一下,我们星辰的项目负责人其实是最辛苦的,钱拿的不一定是最多的,但是要操心的事情最多,星辰的管理岗应该是最难的。不过想要走到更高层,这一步必不可少,不愿承担这份压力,那就当一个小兵,发挥自己的余热。”

    孙一凡知道这番话不仅仅是对自己一个人说的,敞开的大门,里面大都能听到,没听见刚才喧嚣的办公室,在林成楠开口后就安静下来么。

    也是等林成楠说完了,孙一凡才开始问起了私人的问题。

    “对了,老周呢,今天去吃顿羊蝎子,我请客。”

    林成楠正准备解释,就接到周启航的电话,声音很平淡,却又很低沉。

    “小楠,我爸走了……”

    周父的离开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只是时间早晚。

    赶过去的路上,孙一凡长大的嘴巴就没有合上。

    这种临终前和二十多年的结发妻子离婚,拖着残躯,戴着口罩和另一个哑巴结婚的事情,太不现实了。

    至少在不明白其中内情的时候,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骂一句“渣男!”

    周父真的渣么?

    谁都说不上,周母那边的亲属一个都没有出现,周启航的外公外婆那边,对于周父临终前的这波操作感到万分厌恶,更别提出现在丧事现场了。

    周启航没有什么怨言,一段时间的夜市摆摊生活,让他的皮肤越发的白皙,浑身散发的油烟味,原先靠发蜡定型,现在靠菜油定型,这还是那个注重自己外表的魔都小男人么?

    孙一凡感觉自己这趟出国收获很多,但是也错过很多。

    他的变化也许很大,但是周启航的变化更大,就连马岳阳多少都有些变化,至少在吕学姐面前,不再是那么猥琐,嬉笑怒骂只是那小子伪装自己的武器。

    周父的丧礼在殡仪馆办完的,雅晴阿姨以“未亡人”的身份出现在现场,在周启航的指点下,面对周父那边,一群不熟悉的亲人,跪谢着!

    陈果再一次眼含热泪,林成楠都不晓得,女人怎么有这么多的泪水,仿佛流不完一样。

    吃完一顿食之无味的饭菜,林成楠看着周启航暗淡的神色,后者张了张嘴,好长时间才说道。

    “小楠,我想退学!”

    林成楠看了看陈果,然后拍着自己的额头:“我说你们一个二个的都怎么了,都要退学,是不是我到了福旦,把你们都要挤出去。我不是什么系宠,我他娘的是个扫把星吧!”

    周启航没有去问谁还想退学,只是低声说道:“雅晴阿姨其实身体也不好,但一直坚持照顾我爸,我爸也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值钱的,除了结婚时我给买了个两千多块的戒指,其他什么都没有。”

    “那你什么意思呢?”

    林成楠问道。

    “夜市摊不是长久之计,雅晴阿姨的岁数也不小了,比我爸还大一些,也没有孩子,我想……我想……”

    周启航觉得自己的话不太好说出口,两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这才多久。难道就要告诉别人,自己要给一个身有残疾的老女人当儿子尽孝,已偿还送走父亲的这段恩情么?

    “不就是照顾一个身体不好的老人么?这有什么,用得着退学么?”

    林成楠拍着周启航的肩膀,怒其不争。

    “你想想你爸才走了几天,你退学了是想让他在你睡着的时候去找你么?你爸给你留下的房子就不止一套吧,实在不行,你卖一套,再在福旦边上买一套,把你这个雅晴阿姨接过去。南北区的黑暗料理街咱们也去搞个摊位,不一定要弄的这么辛苦,或者开个奶茶店之类的也行,我觉得这个事情完全有的搞,而且不耽搁你的学业,有什么难事呢?”

    周启航一听,也觉得很正确,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去吧,做一下你那个阿姨的思想工作。”

    林成楠对于周母在最后时刻都没有出现的事情还是有些怨言的,哪怕离婚了,见一面都这么难么?

    周启航的做法,未尝没有做给母亲看的意思。

    一个强势的女人,一个理性到甚至没有人性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事业到底有多重要。

    男人还是要考虑好自己的另一半,三观不合在一起真是受罪。

    “老周,好好调节一下吧,过几天我也要去霉国了,没有我的日子你要守身如玉,知道么?”

    林成楠离别时的俏皮话让周启航笑出了声,鼻涕都喷出来的那种。

    接过林成楠递来的纸巾,在面孔上胡乱的擦了一把。这段漂浮在半空中的日子,也随着父亲的离别开始落地了,多少找到点脚踏实地的感觉。

    “放心,我会为你‘守身如玉’的!”

    周启航咬着牙说道,一边说,一边走向“雅晴”阿姨!

    无声的女人用着充满神采的目光,看着静悄悄躺在那里的另一个人。

    他们相识多年,但在一起的时间不过短短两三年,住在一起不足一个月。

    两个人就像是上辈子的一对,这一辈子阴差阳错的错过了彼此。

    总之林成楠看不懂,很多人也看不懂。

    陈果却像是看懂了,站在不远处,恍惚的看着这一切。

    看尽人世冷暖,幸福这座山原本就没有顶,何不坐下来歇歇,永无止境的攀登终将错过许多。

    看看山岚、吹吹清风,泡一杯淡茶,听一曲音乐。

    繁华过后终将是平淡,陈果看一眼不远处的林成楠,此时正好,那个人也看向自己,一切如此平淡。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自己爱的人恰好爱着自己。

    (断断续续的感冒真要命,鼻头也都擦破了,诸位,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