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各出手段

    如果这是真的,真尼玛造孽啊!

    戚炼辰算出这个可能后死的心都有了。

    要是因为兔儿爷他可得冤枉死,但他还没法解释。

    因为这种事从来说不清楚。

    更严重的是,按着李连璧的地位来看,此人必定不会如王东升那种低级官僚,遇到事亲自上阵吃相难看。

    那种人用软刀子杀人才是正解。

    那么想都别想就知道,对方绝对会从自己父母的头上开始算计!

    他想的没错,这会儿李连璧正在继续盘算,他假设戚炼辰真有天赋,那么自己直接打压他反而是落了下乘,且按着姜志文报上来的事情分析,这个戚炼辰本身没什么漏洞,看来只能对他的父母旁敲侧击了。

    小小的入门门徒,遭遇家中剧变,能抗的住上次,是他命大,也是因为我符宗出手。

    但这次,我亲自安排的话,你还拿什么挣扎?

    等这小儿目睹惨剧道心一乱,无有寸进,那时候我再对他出手压一压,也就能将这厮毁了。

    李连璧想到就做,他立刻以总督府名义行文洛安,调姜志文明日中午前,亲往总督府向他面陈此事详情。

    公文发出瞬间抵达。

    姜志文没多想,便准备次日起来就动身。

    但李连璧让他前往总督府的目的不过是调虎离山。

    他发完公文后关照手下的心腹,等姜志文来后找借口留他几日,安排好这些后李连璧随即就提前往洛安来!

    为错开时间,他还特地先坐马车慢慢走先。

    这厮动身之际,被他算计中的戚炼辰还在苦恼着。

    弱小真是种原罪,你明明知道有人要来对付你了,你却无能为力。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哪怕晓得无数的杀招,有许多的手段,现阶段却根本没打动用。

    这种极端的落差,让曾为剑帝两世为人的他反而更加的无奈。

    强大,唯有强大了自己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

    可是戚炼辰看看他目前唯一的依仗——系统。

    戒面上的负面值现在是五万七千,第二关还不知道是什么。

    正面值则只有5千不足,都不够2次抽奖的。

    等等,戚炼辰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又仔细琢磨了下之后立刻从识海里退出,翻身下床。

    刚好他父母回来。

    戚炼辰立刻正色对父亲道:“爹,我有些事要和你聊聊。”

    兴致勃勃了一个晚上的戚明远见他这番态度顿时心里一紧,问:“难道又出什么事了吗?”

    王静娟也紧张了起来。

    戚炼辰不忍吓唬他们,就说:“你们乱想什么呢,我是想和你商议商议怎么才能让我尽早的正式进入仙门。”

    “那你说,你说。”戚明远催促他道。

    “孩儿以为人生在世,除了利,名也很重要。当时剑宗外门长老除了看重我的天赋之外,也因为父亲您在洛安的口碑很好。但这次我们毕竟是灭了孟家,又坏了一个城主的。孟家还有个孟海东,王东升多少也会有些亲朋故就是不是?”为了好感值戚炼辰拐弯抹角先。

    “我也想到这一点,所以对孟家旧部没有苛对。只是王东升那边我没有头绪。”

    “父亲的生意现在做到了这个地步,我信义和的船队南来北往要经过诸多城市,只要有个地方对我们不爽,我们就会麻烦。所以我想,我们得绑上宗门做生意。”

    “怎么绑上宗门呢?”戚明远求之不得的问,他还巴不得呢,只是没有门路。

    “符宗没法绑着,谁会一船一船的运灵符啊,得找器宗。正好器宗的八品器师鲁直横就在城内,还和孩儿处的很好。”

    不等戚炼辰说完,戚明远和王静娟就都叫了起来。

    八品器师啊,那可是帝都工部里都称大师的人物。

    “没错,我手上的灵器就是人家送的,恰好您孩儿在器宗方面居然也有些天赋,得了人家的喜欢,所以才结下了点交情。但孩儿要说在前面,父亲,我们给器宗送货不是为赚钱,甚至要贴钱。”

    “赔钱也得干,这是靠上大树了啊,要是信义和是器宗制定的运输伙伴,我们的船队要是能打上器宗的旗号,南来北往时还需要看那些狗头的脸色吗?”戚明远激动的都站起来了。

    戚炼辰看着意气风发以为家族获得更一步腾飞机会的父亲,苦笑心想事情哪有这么容易。

    但父亲的期待也不是不可能,就看自己将来能为器宗出多大力吧。

    而在这之前,还有更现实的事情。

    得防范李连璧!

    戚炼辰就对父亲道:“就好像剑宗选我既看天赋也看人品,爹,器宗选我们家做合作伙伴可是大事,所以孩儿就看父亲舍得舍不得了。”

    “你只管说。你老子我就算是出去卖都要撑你。”

    行,你既这个态度那我就说了,戚炼辰道:“我想你把这次在孟家所得的资金,除了留下必须运营的之外,尽数拿出,在城内做善事换取口碑,然后我再借机和人家开口。”

    这绝对不是小数目的钱财,所以戚炼辰提归提,但等着父亲打折扣。

    只是他没做过父亲,只为人子。

    所以他并不晓得,父母对孩子的情感其实远超过孩子对父母的情感。

    戚炼辰虽然没说明,但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的戚明远岂能看不出,儿子的建议除了为家族之外,也会给他自身带来巨大好处呢?

    别的不说,和器宗结缘,最先得到好处的不是信义和,也不是他,首先是戚炼辰。

    而只要真的为他好,戚明远就什么都舍得,他立刻道:“行。”

    行?戚炼辰都意外,这还是一向有点抠的老爹吗?

    “我答应你。”戚明远拍着他的肩膀:“你长大了,这个家现在也是以你为主了,只要你说的对,我就全力支持。再说了人活一世图个什么,我和你妈妈又不能修仙。你妈还不让我娶妾给你多个弟弟,那这些东西最终还不是没人接管吗?”

    不是,你好好的扯那些干嘛。

    王静娟果然冷笑起来:“你去娶啊,城东的水蛇腰,燕子楼的桃花眼,都和你儿子差不多大,你好意思说出口的你个老色鬼。”

    说漏遗憾的老戚慌忙一摆手:“正说正事呢。”

    他赶紧转移话题问儿子:“做哪些善事呢?”

    “得见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