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天界灵符(今晚加更求收藏推荐支持)

    浮世绘是器宗在凡俗里的门脸。

    九鼎坊则是器宗的门脸。

    和浮世绘的造型不同,九鼎坊的造型是一个高大的石头牌坊,上面三个大字。

    进去还有片放着些巨大锤,砧,炉,鼎之类器械的广场,然后才是联排的屋子。

    前面是出售货物的地方,后面是子弟们的住处。

    戚炼辰报出名字后门口的器宗子弟就露出了笑容直接放行,还热情告诉了他鲁直横的位置。

    戚炼辰一溜烟往里跑,等他刚到那座两层的精舍前,屋内就传出道爽朗的笑声:“戚家小子,怎么这么快就跑过来了?莫非是想找我喝酒?”

    “哈哈,还真有点好酒孝敬您。”戚炼辰说完洒脱的进屋这才看到屋内竟有个大炉。

    鲁直横正脱的就剩个裤衩,拿着把家伙在那里琢磨,粗大的木头桌面上还放着乱七八糟的图纸等。

    “酒先放着。”知道他进来的鲁直横头也没转:“自己找地方坐,等我把这玩意弄好咱们爷俩再聊。”

    接着他就又去琢磨自己手上的玩意了。

    戚炼辰凝神看去。

    鲁直横拿着一把“月满堂”正在那里琢磨嘀咕。

    月满堂其实是把剑,区区一品的下等灵器,为军内士兵制式佩戴。

    放在凡俗切金断玉的利剑对上皮厚肉糙的玄兽其实不太好使。

    鲁直横接受任务,要提高其威力于是在这里发愁。

    因为普通的制式灵剑其实没太大改进的地方,无非是材料和灵力输出组成锋利度。

    但是让鲁直横头疼无解的东西,对于戚炼辰却不是问题。

    天界的冶炼术远超人间界,除了材质问题外还有理念。

    天人的寿命是凡俗的无数倍,这么长的时间积累并传承有序后,知识面自然碾压下界。

    在戚炼辰看来,人间器师以为无可改进的制式长剑,在设计上其实笨拙可笑。

    戚炼辰就在边上提起笔对鲁直横的图纸拨拉了下。

    然后鲁直横就懵逼了。

    因为原先的四面剑被戚炼辰改成双面薄刃外,他还在剑身两端和中间多画出三道槽来。

    期间赶来的陆树铭见状也有些懵,心想这小子是不是膨胀了点。

    八品器师都坐蜡东西你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吗?

    戚炼辰和鲁直横解释说:“鲁长老,在我的思路里,除了以三血槽引导灵力附加外,输灵符刻也要延伸到漕中。”

    鲁直横当然知道血槽,凡俗武夫就这么点本事,用力捅进去后对方肌肉一夹紧,你家伙都拔不出来。

    所以为方便进出增加杀伤,凡俗武夫就在武器上开有血槽。

    但修行者不然,灵气灌输时务必讲究个透彻到底,有灵力附加对方夹的再紧,你意念到处灵力一抖,对方就得叫!

    所以修行者的武器讲究个光滑平直,不要有什么凹凸。

    戚炼辰对此却嗤之以鼻,装什么犊子呢?我天界大能所用灵器,都带着引导漕呢。

    没事抖什么抖,就你们这些废材整天端着!

    非要手里亮晶晶!

    本对戚炼辰有些不满的陆树铭在戚炼辰分析后,不禁无语。

    怪了,自己怎么觉得他说的有理?

    世间莫非真有生而知之者?

    他昨日在城主府已目睹过戚炼辰悬符落笔的天赋,想不到短短一日后,今天傍晚竟又在自家看到他在器宗的事情上有所建树。

    不过他很快想到个问题。

    戚炼辰的设计思路就算是对的,但灵能驱动怎么解决呢。

    如果不能解决灵符问题,他的设计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啊。

    器宗和符宗之间走的近不是没道理的,因为两宗的东西结合后往往能发挥更好的效果。

    高端如鲁直横送错给戚炼辰的方寸灵梭,低端如寻常富人家用的灵石灯具,还有三人眼前这把制式军剑。

    这些无不是器宗符宗结合后的产物。

    谁知,就在陆树铭刚想到这点时,戚炼辰就用寻常的记号笔直接勾勒出了一个新符来。

    其实这才是他拿出来的关键。

    这是一枚比之前剑镡上的聚能符增效十倍,构造却简单数倍的天界基础灵符。

    他拿到如今的人间却会惊世。

    “这是?”鲁直横和陆树铭异口同声的问。

    戚炼辰一笑:“这应该是能高于原有输出符的一种符刻。他除了帮助修士输出灵力,增加和武器的结合度之外,还能蕴养武器。”

    他面前两人一个是八品器师,一个是本地九鼎坊的坊主。

    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对符宗的些符画也了如指掌。

    但都不曾见过这种符刻。

    鲁直横本能就问他这是哪儿来的。

    “是我闲极无聊时琢磨的。”戚炼辰的话让刚刚觉得那符画大巧不工至极的鲁直横和陆树铭都无语了。

    你特么一个小屁孩想出来的符刻,就能提升灵器性能,你才长了几根毛啊。

    瞎几把画的吧。

    戚炼辰知道他们不会信,就说:“反正闲着没事为什么不试试呢?”

    鲁直横满脸不乐意不想陪他玩了,陆树铭也沉下脸来,道:“戚炼辰,你是不是太放肆了点。”

    “在下岂敢和两位开这种玩笑。”戚炼辰不慌不忙的道:“试试也不打紧,万一成了呢?那岂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他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陆树铭觉得很堵,鲁直横眼中却一闪,忽然生出个主意说:“白试可不行。”

    陆树铭的注意力顿时被自己师叔吸引了。

    鲁直横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这次轮到戚炼辰懵逼了:“打赌?”

    “就赌什么呢,算了你也没啥钱,我们就赌你手上那个镯子吧。”鲁直横说完也觉得自己不要脸了些,他赶紧加一句:“要是我输了,我就再送你个差不多的好东西。”

    陆树铭这才发现戚炼辰手上戴着的方寸灵梭。

    他吃惊的想,这东西确实贵重,但师叔你也太无耻了吧。

    你这是送人家东西又后悔了,所以想把东西拿回来吗?

    戚炼辰遇到这位大爷也是服了,叹道:“行吧,但总有个标准吧。”

    “你说。”鲁直横表示他已经让步了。

    戚炼辰不忍心欺负他,就说:“要是这把剑的威力,不超过之前威力的一倍,算我输。要是超过三倍算我赢。行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