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4自作聪明

    “我不管。”付若非蛮不讲理的回避问题道:“反正你答应我的,你要保住他父母。”

    “他冒充剑宗子弟的身份可是大罪啊。”

    “我知道,这件事我会去找爹爹帮忙的。他为救父母才做出这番举动,只要有足够有力的人物解释,剑宗一定不会太过怪罪。”付若非老有理的道。

    姜志文欲言又止,心中想你这般对一个少年,只怕师父吃味之外还要作弄他驱赶他。

    但他也是个男方家长的脾性,想到了这点索性不说,只道:“且先看看这个戚炼辰在剑宗不行,在我符宗可有出息吧。”

    其实他这样已经是帮忙了。

    因为他故作不知戚炼辰冒充剑宗子弟的身份。

    付若非是个懂事的女孩,听出他的话音,立刻甜甜的一笑抱住他脖子说:“还是师兄对我好。”

    姜志文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她才是个十来岁的少女,都没有姜志文的女儿大。

    师兄也不尴尬,只无奈的道:“都是大菇凉拉,体统体统。”

    付若非这时又想起一事:“师兄,那个白痴不晓得我是女的,我女装下去你可别说破,只当都不认得他不晓得他。”

    姜志文苦笑道:“行,行。”

    心中却怀疑,那小子做事胆大而妄为,这种年轻人比老实孩子的见识可广的多。

    加上戚家是富豪门第,家里丫鬟女仆不少。

    戚炼辰真的没看出师妹是个女的么?

    他怀疑之际,付若非已带上了面纱,挽住他的胳膊:“走吧,师兄。考核也快开始了。”

    她说没错。

    这个时候考核长老罗平喜听到讯息刚刚从外边赶回来。

    因为是从酒席上回来的,罗平喜很是不快。

    抵达浮世绘时,他看的戚明远夫妻有些意外,然后他再看要参加考核的居然是戚明远的儿子。

    交友广泛的他这几天已经知道不少事。

    罗平喜顿时对戚明远冷笑起来:“戚老板,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我浮世绘何时成你家的避难所了?”

    边上的高进听长老说这话,虽不明其意,立刻加油添醋道:“这个小子嚷嚷要立刻考核,在下让他明日来,他居然扛符王旨意说话,还咆哮大堂。”

    戚炼辰感受他的恶意外,也感受到了罗平喜的不喜+5,但戚炼辰无所谓的很。

    符宗考核做不来假,罗平喜你不喜我又怎样,高进你煽风点火又怎么样?

    他淡淡的一笑:“信口雌黄的东西。”

    高进勃然大怒,有长老在场他又硬起来了,指着戚炼辰喝斥道:“小辈,需知道这里是浮世绘。”

    “正因为知道,才要你慎言,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有记录符,你是要闹的会长来查核事情起因吗?”戚炼辰毫不退让的问。

    如今的他,根本就没有退路,那为何还退?

    何况剑心唯正唯直,母亲被鼠辈喝斥他都忍让,还混个屁啊。

    高进不由哑火。

    罗平喜反感戚炼辰打搅了他吃饭喝酒,便喝道:“不要卖弄口舌了,你既有信心就随我来。要是你没这个本事。。。”

    他本想说些威胁的话,却想起戚炼辰刚刚怼高进的一幕。

    心想要是被这小儿抓住话柄,何苦?

    不过心头的火给憋住,罗平喜自然更不爽。

    于是戚炼辰识海里立刻再度飘起了几十的恶意。

    戚炼辰真烦了这种毫无长者风范的货色,索性和他撕破脸的追问:“在下自然是有信心的,但在下不曾听说考核不过还要受什么惩罚,敢问长老这是符宗的那条律令?”

    高进都惊呆了,怪不得你敢乱叫我什么校长还敢盘我啊,原来你连罗平喜都不放过。

    罗平喜本不善口辞,闻言几乎吐血,便厉声道:“不得进门就休问种种,我看你未必有资格知道。符修做派唯慎唯静,你如此浮躁。。。”

    “在下的声音没有长老高,神态也比长老平和。有长老如此提点,在下更有信心了。”戚炼辰对起人来绝不含糊,堂堂剑帝虽然目前力不如人,但也不肯和一个对自己充满恶意的人低声下气。

    罗平喜给他气的眼前发黑,想说什么又不知怎么回,手都哆嗦了。

    戚炼辰见状道:“长老,你手为何抖?咿,你身上还有酒味。”

    “闭嘴!”罗平喜直接失态了,不顾记录符冲戚炼辰恶狠狠的道:“需知道,你考核是我来审查的。”

    “在下不管谁审查都有信心。”戚炼辰底气十足的冷冷的看着他,瞅你咋地!

    罗平喜僵了半响,再也无话可说,掉头带路,戚炼辰便淡定的跟上,路过高进身边时居然对他一个飞吻。

    高进都给他搞蒙了,亲我?这小子是疯狗吧。

    见此一幕的姜志文心想,这小子花头真多!

    人和人总是会有些矛盾的。

    罗平喜仗着自己背靠行省总督的红人,平时散漫。

    姜志文其实不喜欢他,所以也乐的他吃瘪。

    付若非则险些笑出声来。

    这家伙还是这么的坏啊!她不禁期待戚炼辰接下来的表现。

    她感觉,戚炼辰这种人,应该不仅仅是嘴炮。

    如果他只有嘴上功夫的话,那也太让人失望了吧。

    而在确定戚炼辰带戚明远夫妻抵达浮世绘后,孟长江第一反应是:“那小子难道和符宗还有什么来往不成?”

    王东升也很迷惑,他不打没把握的仗,便沉着脸道:“过去看看再说。”

    不多久。

    大批的城主府的军马就堵在了浮世绘的门外。

    站在台阶上的戚明远夫妻看着下面的一幕,王静娟很害怕,戚明远却在轻蔑的笑着:“我就是闹上朝廷也要将这次失火的原因追个水落石出,别怕,世间总有公道,再说我们还有辰儿呢。”

    高进这畜生冷眼旁观,心中在想,莫非城主要抓他们?所以他们的儿子才急着来考核的?

    这厮混的真差,沈孟之争闹的这么大,他天天看门,眼前人来人往居然没个和他聊天的。

    所以他居然不晓得情况。

    但他也不是白痴,根据蛛丝马迹分析出了些问题。

    这厮眼中立刻闪过道凶光,呵呵,你小子能不能过关我不晓得,看这架势城主府是要来抓你父母的,我不闻不问总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