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这世界是特么疯了吗

    “你有病吧。”戚炼辰一脸的嫌弃。

    他关照这丫头:“我和你说你慢慢走,我家里有事得赶紧回去看看。有缘的话咱们洛安见。”

    戚炼辰和她说完又去踹起那几个土匪:“小爷先去办事,你们好好拉车,要是敢趁我不在为非作歹,休怪小爷回来灭你们满门。尤其你邱虎头,不要以为小爷算不出你是夏邑乡人!”

    邱虎头大惊失色:“小仙长,我不敢,我们都不敢的。”

    “你先说说我哪里小?”戚炼辰很火。

    来找邱虎头的怨念10,来自装睡的赵大勇的怨念8,嗯,自己这一走赵大勇应该怕这些土匪反水吧。

    你想多了,剑宗的威慑岂是盖的,何况还有符宗的那个兔儿爷呢,她必有手段制裁这些家伙。

    戚炼辰随即翻身上马。

    这次,来自连夜赶路的三岁公马的怨念1,来自被煽掉的二岁公马的怨念1.

    反了你们!戚炼辰一鞭子抽下“驾”,这就趁着月光风驰电掣的往家乡赶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后没多久,付若非就钻出了车厢。

    几个土匪和赵大勇都纳闷的看着她。

    付若非静静的看着戚炼辰远去的方向,心想有缘再见?

    她长袖一翻捏出一枚灵符,澎!月下一面波光粼粼的镜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传影灵符。

    镜中很快传来个声音:“小师叔。。。”

    “洛安的剑宗外门弟子戚炼辰是我朋友,他连夜回家说有急事,去查下他家内发生了什么,如有情况告诉我师兄请他出手维护。”

    “是。”

    “算了,现在就派灵梭来接我去洛安吧,我亲自去看看。”

    “是。”

    镜面开始黯淡,因为已断绝了讯息传递。

    这时付若非忽然扭着小蛮腰对镜子整出一句:“魔镜魔镜告诉我,符宗女儿谁最美?”

    “是你,是你,我的大小姐。”镜子有气无力的说。

    “咯咯。”付若非心满意足的一挥手,散去灵符后,眼神冷厉的扫过那几个土匪:“要不是他出现,你们已经是个死人了!”

    邱虎头等真的崩溃了,剑宗的小仙长当然不能惹,想不到兔儿爷也不能惹。

    半个月没开张,今儿逮两目标,还都是狠人。

    这样下去我们做土匪还有什么前途?

    “你们要感谢他!还有,那个赵大哥,这是车钱,你让他们把你拉回家重新买两匹马吧。”付若非手一扬一张银票进了赵大勇的怀中。

    都不等她交代,邱虎头就说:“我们一定老老实实把赵大哥拉回去。”

    “谅你也不敢玩花头。”

    此刻的付若非毫无在戚炼辰面前的手足无措,她气场十足的站在月下仰望长空。

    心中想,那厮虽然不着调其实很好玩。

    能让他急的这样,肯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

    哼,那你就丢下我跑了?

    来自付若非的怨念2,赶路的戚炼辰大惑不解,这娘们做梦的时候都在恨我?是没被我摸够怎么的。

    半个时辰后,一道星光闪烁转瞬到了付若非的上方。

    如果戚炼辰在这里一定大吃一惊,因为这是每个城市的浮世绘非主官不能调动的灵梭。

    从付若非发出讯息到现在也不过才这么点时间。

    这灵梭就飞跃数百里的距离出现在这里,如此灵器自然非同凡响。

    能征用者,又怎会简单?

    只可惜系统没给戚炼辰介绍周全付若非的身份。

    当灵梭到众人头顶后,洒下一道灵光笼罩在付若非身上。

    她随即翩翩飞起进入灵梭后很快消失在了远方。

    周遭,再度安静下来。

    赵大勇可怜巴巴的看着几个土匪:“几位爷,我,我自己走就行。”

    邱虎头急坏了:“那怎么成,你要害死我们啊?”

    “不是,不是。”赵大勇都不晓得怎么说话了。

    “不是你麻痹。”反正仙长没说必须对这厮恭敬,邱虎头索性道:“弟兄们把他捆了,放上车我们把他拖回去,兄弟们走起!”

    这时,戚炼辰还在纳闷,自己怎会忽然又收到邱虎头他们几个的感谢。

    没多久,又有来自赵大勇的怨念+1+1+1+1。

    没完没了的怨!

    这个世界是特么疯了吗?

    戚炼辰百思不得其解干脆懒得管。

    这会的洛安城内,万籁俱寂。

    离长安不足百里,离剑宗山不到千里的洛安多年来,没有野兽的侵袭,坐享仙凡巅峰护佑下的宁静。

    这是个适合居住的安逸城市。

    城内连通帝都的洛水纵横,城外商埠码头林立。

    戚家集钱庄船运陆运以及货栈一体的产业“信义和”招牌四处可见。

    半夜,有辆马车从城主府驶出。

    路过戚家那间五进宅院时,坐在车内的孟长江发出嗤之以鼻的冷笑。

    戚家应该现在还不晓得,他们引以为傲的儿子其实是个废物一事吧。

    想到戚明远屡屡抗住自己的手段,还将事业越做越大,孟长江心中就很窝火。

    近年来,他家的市场份额一缩再缩,戚家压的他都快喘不过气来。

    不过,过往对戚家的种种嫉妒在他收到儿子的信笺的一刻就化为了狂喜。

    没有权势做保障的财富等于老子的钱庄。

    要是戚炼辰成为剑宗外门子弟,他还得忍着。

    现在自己的儿子迟早会成剑宗外门子弟,自己妻子的表哥又来这里做了城主。

    仙凡两面都是我压着你戚家一头,那你的家业还不是我的?

    今晚,他和王东升谈的很痛快。

    过去看不起他的妻兄得知外甥的进展,又看完信后,对他的态度也做了改变。

    这会儿洛安城主王东升也在琢磨和妹夫刚刚的那次交流。

    “戚家的家业,我愿和孩子他舅您二一添作五。什么都是我来办,您只需拿着证据按章程办事就好。”

    “等我儿子进得剑宗的外门再进内门,我一定要他来好好孝敬舅舅。”

    “戚家不足为虑,我儿子也颇有枭雄气象,他如今都已请动剑宗的师兄,只等那小儿下山,就出手彻底灭了他。”

    “舅舅无须多虑,出手的又不是你我。再说你何曾见七大宗为一个没前途的杂役出头的?只要悄悄将他杀死在荒郊野外尸骨无存后,除了他家人谁还记得那小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