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兔儿爷的小情绪

    姬武将自己原生文明的理念带来,用大神通隔绝仙凡,严禁仙家欺压凡俗,设立人间国度,并灌输天下人,凡为仙之基这个道理。

    无数年过去,过去虐对凡俗的仙人们成为凡人的保护者。

    凡人也回馈以供奉,劳力和源源不断的子弟。

    一个良性的生态链形成后,在修仙者的护佑下凡人国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而由于资源和文明发展基础的不同。

    这里的凡俗文明,时至今日依旧是封建形式。

    整个生态方面的面貌也偏古朴。

    在这个远超地球体积的巨大世界里。

    郊外是无数的野兽,林立着超越珠穆朗玛的高山,土地里还藏着的取之不尽的金石铜铁等等矿产,当然还有修炼者必须的庞大灵脉。

    当年神王一声令下,在能翻江倒海的修仙者的帮助下。

    城市和城市之间就拥有了青石夹杂巨木铺就的平整大路。

    城市和民居也都是木石组成。

    为抵御野兽,城市外墙高耸巍峨。

    戚炼辰记忆里的家乡洛安只是个小城,方圆却足有三十里,而高百米。

    至于帝都长安更座方圆三百里,高三百米的超级雄城。

    但民居方面却基本都是平房。

    很少有什么高大的建筑出现。

    原因很简单,地方太大了,此界的人口却不算多。

    哪怕有神王的旨意护佑,又经历无数代发展,大部分民众依旧只能有个温饱,最大的梦想无非成为修仙者而已。

    凡俗人等起高楼的需求无非是住不下了。

    要是没这需求,穷逼们谁特么闲的蛋疼要造高楼去看风景啊?

    也不怕仙爷飞过觉得碍事,顺便给你强拆了?只要没逮到现行,你能咋地?

    至于能源方面。

    富豪人家用的是符宗器宗子弟打造的各种器械。

    能源为仙人修炼的灵石。

    剑宗外门子弟一个月一块的灵石,足够他们点灯用上一年,取暖用上数月。

    平凡人家就用木材木炭油脂等。

    归根到底,这个世界的主流能源是灵能。

    这是种来自天地,有效且高效的干净能源。

    加上那些石头的房子万年也不会倒塌,合抱的大树做成的桌椅门窗千年也不会腐朽。

    于是经历神王那时的突击发展高峰后,人们对外界的索取就渐平稳。

    取用既少于产出。

    庞大世界的恢复力又惊人,没多久荒野外就再度巨木成林,河流奔涌处万物生生不息。

    凡俗界的雍国这数百万里江山因此如画。

    要不是关山大野那头的玄兽帝国没个消停,这分明是一幅诗酒田园打猎修仙的好人间!

    戚炼辰再比较两个文明的高端方面。

    地球文明正徒劳的用龟速探索宇宙,幻想以可怜的科技水平打破天道规则,突破光速去更远的地方。

    修炼文明的高层却已能破碎虚空,去更高层维度的世界。

    至于本世界,只是强者一念之间就能覆盖。

    “还是我们这么混才有前途啊。”戚炼辰比较完之后,发现地球文明除了已被神王取来用之的制度之外,无一是处。

    他忽然问赵大勇:“你能相信半个雍国大的地方,有百亿人吗?”

    “亿是什么?”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2,他因为无知而恼怒。

    戚炼辰不想再和他说话,就冲他道:“别想了,你好好驾车吧!眼睛都不看路,摔下去算你的算我的?”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5,这小仙长怎么神经兮兮的?赵大勇想。

    还好戚炼辰没办法晓得他具体想什么,要不然还得虐他。

    就在这时,前面拐弯处忽然传来阵叫骂声。

    “把钱都给老子交出来,要不然就把你这兔儿爷给剁了。”

    “就是,下车,这车也是我们的了。大哥这马不错啊。”

    “大哥是马吗?这马叫大哥吗?大哥,二狗子又说你坏话。”

    “曹尼玛王麻子,你当我傻?你敢再挑拨离间老子连你一起剁。”

    看来这个大哥是个明理的人,不过他在打劫?打劫的还是一个兔儿爷?

    赵大勇踌躇不前,戚炼辰对他屁股一脚:“小爷在车上你怕什么?驾!”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8,马车转弯后,几个拿着刀枪的壮汉正围着辆不起眼的黑色车子吵吵嚷嚷着。

    那马车的车夫玩命的逃窜,土匪也没去逮他。

    衍宗长老付长安的女儿,帝国三品符士付若非男扮女装的坐在车内,手捏着一枚风符正蓄势待发。

    忽见那几个土匪丢下她往那边冲去。

    艺高人胆大的付若非不由好奇的探头看。

    赵大勇的马车被几个土匪扣住后,看似高大魁梧的他竟双手抱头哭爹喊娘的求饶。

    不过就在这时,那辆马车内传出个声音:“鼠辈好大的胆子,连小爷我的车也敢扣下。”

    “你特么谁啊?”王麻子很殷勤的抢在他大哥面前伸手掀起帘子。

    戚炼辰照这张豁着门牙丑陋的脸,一脚!

    来自夏邑乡王麻子的怨念9

    戚炼辰冷笑一声站在了车辕上。

    他张口傲然的问:“谁在我剑宗山范围内,当着我这个剑宗外门弟子的面打劫人家兔儿爷啊。”

    下一刻,来自符宗三品符士付若菲的怨念100

    戚炼辰顿时一惊,不由转头。

    只见那边的车辕前有个长相漂亮的男装少女正气鼓鼓的看着他。

    符宗的,名字里还有个菲?这么说那个兔儿爷是个母的?

    至于那些土匪知道他身份后早跪了一地。

    “说谁是兔儿爷呢!”在外自称付若非的丫头气愤难平。

    戚炼辰心想我和个女孩子计较什么,他又没法戳穿她,只好拱手道:“这位兄弟,是在下口误,主要是被这几个土匪之前那般称呼害的,实在抱歉。”

    妞儿爱俏。

    不得不说,戚炼辰的卖相本就不错。

    剑宗外门子弟的身份对他也有加成,何况他之前对自己的称谓是无心。

    付若非心中的怨气便收了起来,很男人模样的向他拱手:“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剑宗山戚炼辰,你呢?”

    “长安城付若非,要往洛安去。”

    戚炼辰不由一愣,顺口道:“巧了,我正回老家洛安,那我们同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