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6一眼就看出鸡龄有假

    戚炼辰一愣,还有这种操作?植物不行动物行?

    兔子趁他发呆,一骨碌爬起来一边恨他一边逃走。

    戚炼辰又耐心找了找,发现沿途已经没有什么可虐的后,立刻嗖嗖嗖的跑到前面的镇上。

    这厮一到菜场,就去买鸡的摊位前问人家:“这个多少钱?”

    同时揪过那只鸡,直接两大嘴巴子,鸡茫然看着他,咕咕。

    与此同时,来自朱大宝的怨念5

    戚炼辰大惊失色,这只鸡竟有个人名叫朱大宝。

    这难道就是神王记忆里的什么鸡精吗?

    老板很光火的问他:“客官,您打我的鸡干嘛?”

    同时又提供了5的负面值。

    戚炼辰才恍然,原来这老板叫朱大宝啊,破系统居然简化介绍,简直吓死个人。

    和老板无冤无仇,打人家鸡毕竟是不好的。

    所以戚炼辰忙赔笑道:“我是想看看这个鸡怎么样的。”

    就没见过这么试鸡的,朱大宝满脸的不乐意,负面值2,这时那只鸡惨叫起来。

    因为戚炼辰拔了它的一根毛。

    这次戚炼辰看到了:来自一岁零一个月三天的不知名的本地母鸡的怨念1.

    来自朱大宝的怨念5,朱大宝烦躁的喝问:“你到底要干嘛?”

    “这只鸡多少钱?”戚炼辰内疚的决定买断拔毛权,朱大宝闻言转怒为喜,欺他年少夸口胡诌道:“我这只老母鸡足足养了三年,拿去炖汤可是大补。。。。”

    戚炼辰不由冷笑起来:“你个奸商,这只鸡分明才一岁零一个月带三天,小爷我不要了。”

    他就是这种人,你骗我那我就不内疚了。

    戚炼辰说完转身就走,朱大宝僵在那里。

    因为他搞不懂这个少年怎么看得出鸡龄的。

    来自朱大宝的怨念10,10,10

    猛然间朱大宝想起刚刚那个少年穿的好像是剑宗外门子弟的服装。

    我的天,那是仙长啊,怪不得连鸡多大都能看得出来!

    这功力上哪儿找。

    他不禁一阵后怕,怨念也戛然而止。

    因为没有系统说明书,戚炼辰只能边走边分析,人的灵智很高所以怨念值也高。

    动物则不行。

    鸡和兔子都一样。

    等等,会不会是体格或吨位问题导致的呢。

    于是他又转去肉摊前,活猪没有死猪没怨念,他顺便蹲在隔壁的鱼摊前,戳了戳鱼,那鱼给他戳的吐了个泡泡,也没提供啥怨念,老板乔三倒是不爽了,给了他二十。

    “要不我以量取胜?”

    脑海里才闪出这个念头,戚炼辰就把其否决了。

    他现在收集的怨念值差不多二千多,快三千了,但离三万还有好多。

    他总不能买二万多只鸡,然后和鸡群进行一场大撕逼吧。

    戚炼辰这样折腾并不是他闲的无聊了。

    因为戚炼辰明白,怼人虽然数据高,问题是你在天下行走不能满目皆敌啊。

    要是混到那地步,你再高的精神力和战斗力也是白搭。

    所以他才想另辟蹊径的。

    但目前看来,这个思路不是什么捷径。

    最终戚炼辰只能灰溜溜的提着一只聊胜于无的鸡,坐上一辆他包下的马车往洛安去。

    但戚炼辰很快惊喜的发现,车夫赵大勇很给力。

    因为鸡惨叫一声,赵大勇就不快活一次。

    这倒不是赵大勇和那只鸡有什么故事。

    换做你是车夫,遇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上车后什么事都不干,没事就在那里拔鸡毛玩,你心里膈应不膈应?偏偏这个少年穿着剑宗的服装,他这种老实人惹不得。

    于是鸡叫一声,赵大勇心里就怨戚炼辰10分。

    “人确实比鸡强。”戚炼辰评价道。

    他忙里偷闲时回看剑宗山。

    巍峨高耸的剑宗山在护山大阵的笼罩下,于这里看去更显出尘。

    日头渐渐的西沉。

    戚炼辰想到孟海东会在三更时去杂役房找自己,就呵呵一笑。

    他转头再看去路。

    茫茫暮霭中,倦鸟归林,旷野寂静。

    这万年前的俗世,有他的亲人,有他的恩师,有他超越前世的契机。

    戚炼辰忽然想,我特么难道还得感谢那个贱人不成?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要不是喜欢周子若,戚炼辰又何必娶她,也正因为此,他想到周子若在背后刺杀自己的那一剑就心疼的难以释怀。

    衍宗,简直是疯了。

    夏衍要杀尽天下修士独占资源,衍宗还甘心为其走狗,并抛弃人伦亲情,这都是什么样的脑残啊?

    “咕~”来自母鸡的怨念10

    戚炼辰吃惊的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在愤怒时不小心把那只光溜溜的母鸡给掐死了。

    得,戚炼辰喊道:“赵师傅,找个僻静地方停车吧,晚上我请你吃叫花鸡。”

    赵大勇回头看鸡死了如释重负,赶紧答应了声,沿着河流找了颗能遮雨的大树下停靠,并殷勤的生火烧水然后主动打理起那只惨死的母鸡来。

    戚炼辰乐的不动手,在边上指点他怎么操作。

    赵大勇见小仙长笑呵呵的,并不是自己以为的变态,便说:“仙长下午扒拉鸡毛原来是为了晚上做菜省事啊。”

    谁知戚炼辰不说人话:“不然呢,我去拔你的毛?”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15.

    “你还不高兴?可是我拔了吗?”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20

    “你心里不快活你就说出来,我又不打你。”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25.

    得,欺负的差不多就行了,戚炼辰指派赵大勇找河边的淤泥,然后自己亲自动手用头顶上硕大的树叶包住鸡,裹上淤泥放进坑里,再移上火堆。

    赵大勇从头到尾看的一脸的懵逼。

    戚炼辰以为他不懂,正要解释。

    赵大勇忐忑的问:“仙长,你们吃东西都不放调料吗?”

    戚炼辰。。。

    一脚:“你特么不早说,扒拉出来你去弄,要是不好吃,小爷就拔了你的毛。”

    来自赵大勇的怨念50.

    “别下毒啊。”戚炼辰提醒他,这次赵大勇的怨念直接爆表了。

    戚炼辰才呵呵一笑跳上车顶,双手枕头去看夜幕中再度升起的那轮明月。

    吃饱喝足后,劳累一天的赵大勇很快在树那边打起了鼾。

    戚炼辰却没什么睡意。

    趁左右无人他索性拿着根木棍,在月下活动开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