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有本事三更见

    偏偏戚炼辰在天界和符宗的符皇是挚友,大家不仅仅一起对抗衍宗的天庭,并交换所学。

    所以他的符术可谓非凡。

    以戚炼辰来自符皇的符术,去人间一处小城的浮世绘应聘个客卿,简直手到擒来。

    等他成为符宗在老家洛安城的客卿,对上孟海东这种小角色就足够保护家人了。

    一想到这个主意,戚炼辰都有些迫不及待现在就下山去。

    剑宗广收天下英才,但杂役子弟并没有入籍可以自由离开,而他的老家洛安却离这里有五百多里。

    这种过去弹指可至的距离,对如今的他来说却要走上好几日。

    对了,还有路费。

    戚炼辰下意识摸了摸衣角,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两个金豆。

    他记得这是自己上山前,母亲为他缝上,以备他不时之需用的。

    摸到衣角密密麻麻的针脚的那刻,戚炼辰仿佛感受到了母亲她盼儿平安的温柔眼神。

    剑帝的铁石心肠也不由动容。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她老人家当时一定没想到,自己走出家门的那刻就是永别!

    但今生,绝不会如此!

    我守护好父母后,就回恩师身边!

    从前的一切一定可以改变。

    但天亮后,戚炼辰还没来得及下山就给人堵了。

    “哟,这不是洛安的天才吗?”来人是个高大的胖子,年纪轻轻就长个酒糟鼻和一对绿豆眼。

    加上他粗短的脖子浑圆的身体,再裹件格子纹的棉衣,怎么看都像只鳖。

    这厮就是戚炼辰的同乡,未来和他有血海深仇的孟海东。

    “有事?”戚炼辰冷冷的问,和仇人他给个屁的脸啊,再说对方明显来意不善。

    同时他扫过站在孟海东身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让他有些意外。

    但戚炼辰很快想起,我曹,这不是我的初恋吗?

    其实也谈不上。

    戚炼辰因为资质优秀被仙长(其实是外门长老)选上山后,在三个月的试训期无论剑术格斗以及对知识的掌握都异常优秀。

    高材生又长得帅,没女孩子喜欢才没天理。

    于是这个叫王文文的长安女孩就天天围着他转。

    少男少女嘛,你仰慕我的才华,而我想探索你和我截然不同的身体构造,双方便眉来眼去有了些不寻常。

    但这一切,随戚炼辰前日测开剑心失败化为乌有。

    就在戚炼辰发愣时,胖子孟海东身边那个小号胖子冲戚炼辰喝道:“废物,你看什么呢,大嫂也是你能看的?”

    这特么是只好狗。。。

    戚炼辰记不得这厮的名字就说:“你刚刚还看她屁股的,我看到了。”

    来自张进的负面值2,这么弱难道真看的?

    这厮大叫:“你诬蔑。”

    来自王文文的负面值12,来自孟海东的负面值25,胖子的占有欲真强啊。

    “你真看的,我看到了。”戚炼辰诚恳的道,随即转头问孟海东:“找我干嘛?”

    “听说你昨天得罪了外门的师兄周小达,呵呵,你是不是活腻了?”孟海东问。

    戚炼辰就奇怪了:“他是你爹?他无事生非被长老抓去收拾,你心疼个毛线。还有,王文文怎么成大嫂了,大哥是谁?”

    王文文负面值10,孟海东负面值25,孟海东大叫:“我就是大哥。”

    戚炼辰笑的打跌:“胖子你在老家就是个鼻涕虫,装什么大哥啊。还有你王文文,你前几日还和我恩恩爱爱,现在居然和这种货一起来看我的笑话,你丫的二皮脸都不带这样的。窑子里的菇凉好歹也比你有点节操吧。”

    对面几个货的负面值飙升,但张进的居然冒出个感谢值15来。

    戚炼辰大惊失色:“你居然真的暗恋你大嫂?”

    张进更惊:“你怎么知道?”随即恼羞成怒:“你胡说。”

    孟海东都要疯了,指着张进厉声问:“你什么意思?”

    王文文则指着戚炼辰骂道:“戚炼辰,我以为你是个人物,想不到你是个废物,人家孟海东开启剑心很快就能成为剑宗弟子,你呢,你只能在杂役房里做下人,我看你过个三年也不能有用,我是你的话,我早自己滚下山去了。”

    为什么有些淡淡的心酸呢?

    戚炼辰看着面前这张本很漂亮,现在却扭曲丑陋的脸。

    王文文的态度本不会如此决裂,她是被我刺激的。

    不过本质上她就是这样的人啊,要不然她怎么会和孟海东一起来呢,早熟的女子能不懂自己的这种行为,对相处过的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见他呆呆的看着自己不说话,王文文冷哼着对他再补一刀:“一辈子开不了剑心的绣花枕头。”

    这会儿张进已经和孟海东解释清楚自己对王文文没有非分之想了,孟海东气咻咻转过头来,恶狠狠的冲戚炼辰道:“老子本来念着同乡的面子,想饶你一次,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他卷起袖子就要上前。

    张进为做表现也跟过来,

    戚炼辰傻了才和他们打,虽然他有自信能用杂役房内的木棍将这两个货打成狗。

    但杂役打伤开启剑心的子弟,剑宗必有严惩。

    世间的弱者就是这么的无处说理,哪怕在光明正大的剑宗同样如此。

    没看到孟海东等人闹的这样,杂役房的其他人却都绕着走,连管事都不出面吗?

    戚炼辰赶紧叫道:“站住。”

    “怕了?”孟海东到底岁数还小,当真停下狞笑着问。

    戚炼辰一心要下山哪有时间和他墨迹?但他忽然想起善恶系统的功能。

    戚炼辰便坏坏的开始挖坑说:“老子怕你个鬼啊,现在人多眼杂,我不想和你闹的长老都晓得。你真有种,今天晚上三更时过来,我和你打,谁趴下谁就是孙子。”

    其实他特么三更时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孟海东被他嚣张那个的态度生吃的很懵逼。

    “怎么,你怕了?你不来你也是我孙子。”戚炼辰反客为主的咄咄逼人着,他还指着王文文说:“就和你赌她!你打不过我就把她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