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十六章 状诉城隍

    苏阳在玄真观中前庭渡步,穿过了前殿,看这前殿之中香客接连叩拜,香火鼎盛,哗啦啦的金钱都往功德箱中撒去,跪拜的人也都一脸虔诚,苏阳在一边看着,心中有些不太是滋味。

    在现代就见过这种场面,也劝过身边的亲朋好友,而在这神鬼世界,这等场面比起现代更盛,苏阳见此也不好评判,毕竟寺庙之中真有灵验先例。

    迈起步子,苏阳准备离开玄真观,走到山上,居高临下,仔细的看看这玄真观的阵势,看看这玄真观的后院究竟是何模样。

    “这位居士……”

    门口的知客道士伸手拦住了苏阳。

    “道长。”

    苏阳茫然抬眼,看着道士。

    玄真观中有知客道士,迎接香客出入,也给香客解说这玄真观内需要上香的地方,以及给一些游玩的香客介绍风景,此时拦着苏阳的道士年约四旬,身材矮胖,皮肤黝黑,身穿道褂,头戴混元巾,拦住苏阳之后,略一作揖,一下子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大黄牙。

    “居士,有礼了。”

    矮胖道士对苏阳拱手,问道:“居士来到这里,要求什么?”

    “我要……”

    苏阳本张口就要叫出求媳妇,而后想到自己扮演的是体虚之人,说道:“我想要求一个孩子。”

    “求子。”

    矮胖道士笑的别有深意,说道:“求子的话,应该让夫人来此啊,居士应该查听过吧,我们玄真观中,求子可是非常灵验的。”

    这一点倒是不假,苏阳来到山上这一路,听到了不少在玄真观中求子显灵的事情,许多人婚后无子,均是在玄真观中求过,只要有求,必然有应。

    “我妻子不便来此。”

    苏阳说道。

    “哦……”

    矮胖道士点点头,上下打量苏阳,脸上又笑,说道:“那么居士平常可是觉得腰酸腿疼,常出虚汗?”

    苏阳脸色一变,看着矮胖道士犹豫几下,说道:“这是我忌讳之事,道长如何得知。”

    “哈哈哈哈哈……”

    矮胖道士仰天大笑,伸手抓着苏阳手腕,两个人走到一边,说道:“医道不分家,我等修道之人,自然也懂岐黄之理,像居士这种体虚之人,更是一眼便能辨别出来……”

    “这可有搭救之法?”

    苏阳急切问道。这个知客道士半道拦着苏阳,又点名苏阳体虚,将苏阳拉到僻静之处,这一种熟悉的操作,苏阳已经看穿了此人的本质。

    卖药的!

    “自然有搭救之法。”

    矮胖道士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瓶肚一寸,瓶长三寸,显露在苏阳面前,说道:“这可是我玄真秘药,居士若是有了此药,遇事之前,先吃三粒。”

    苏阳看着瓷瓶,伸手接过,倒在手中,见丸药不过蚕豆大小,在鼻尖轻轻一嗅,即刻便分辨出了这其中药材,应该是用菟丝子,蛇床子,五味子和黄酒而成,形成这般大小的药丸。

    这三种药材,均归在肾经,药性平和,与人无害。

    在这丹药方面,特别涉及外丹,苏阳是慎之又慎,生怕走上便宜师傅的老路。

    “这般妙药,价值多少?”

    苏阳问道,放在自家药铺里面,这一瓶药连本带利,不过一两银子。

    矮胖道士竖起来了一个指头,咧嘴笑道:“一百两。”

    “手头不宽裕,买不起。”

    苏阳将药瓶还给了矮胖道士,直接就走,一百两,这道观太黑了。

    “居士,事关子嗣,回家之后慎重考虑……”

    矮胖道士在后面对苏阳摆手,说道:“若是一直无子,可以带着妻子来我们观中来求……”

    老子用找你们求?

    苏阳快步离开。

    玄真观似乎将求子当成了一门生意,并且这玄真观中,又似在阴阳之道上面造诣颇深,有着让女子成孕秘法。

    走出门去,苏阳又回头看了一眼这玄真道观,选了一旁的侧路,向着山上而去,他要居高临下,将玄真观的内院布局看看。

    从山门处沿山往上,两边杂草丛集,但在这山间也有一条小路,直往山上,苏阳看到这玄真观内院假山湖水,各种楼阁,无一不是十分精美,而在这内院里面,道士穿行,嬉笑作态,全然没有前院那种有道全真的韵味,看晾晒的衣服里面,几件轻纱红衫,似是女装。

    在这世界里面,寺庙里面私藏女人,时而有之,更有一些寺庙是为黑庙,截杀过往落脚的人,这皆因世界通讯不畅,路途不通,故此有些人便是不明不白的失踪了,家中也难以找到。

    “天都要黑了,这陈公子和王公子两个人还不下山,是要暂时在玄真观中居住吗?”

    苏阳在山中转悠,避开玄真观中人们视野,时时关注玄真观内院情况,这内院之中的几处庭院看的清楚,也曾看到陈公子和王公子两个人在院中走动参观,但现在天色已黑,两个人也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

    呼呼呼呼……

    天色傍晚之时,东南忽然起风,层层叠叠的卷云排列而来,天空之中夹杂着数道闪电,见此情形,苏阳知道是一场雷雨要来,连忙往山下走去。

    往山下而去的这道路程紧窄蜿蜒,现在天上云气弥漫,山中雾色蒙蒙,苏阳在往下行进间,便觉眼前视野逐渐模糊起来,正在往前奔跑之时,只见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白衫女子,衣衫摇曳,脚步若飞,就在苏阳身前约有十丈。

    “公子……这边……”

    白衫女子在前,行到了一草丛繁盛之处,哀求苏阳,凄婉叫道。

    正前方的小道才是下山道路,而女子这边,恐怕不是好路。

    苏阳走到女子身边,适才看清楚女子面孔,这女子面貌美丽,身子娇柔,有种小家碧玉的气质,此时身穿白衣,更是我见犹怜,在这女子脖颈上面,赫然有着一道勒痕。

    “公子……”

    白衫女子对苏阳凄婉叫道,声音中满是哀求。

    苏阳点了点头,跟在白衫女子后面,草丛向着左右开合,在这山间似是出现一门户,苏阳走入其中,这一切恢复如初。

    “轰轰轰!!!”

    天空之中雷电闪烁,暴雨倾盆而来。

    苏阳随着白衣女子,行走在一阴阴沉沉的地方,脚下泥泞难走,如此走了一阵儿,方才看到前方有鬼火闪耀,隐隐约约有房屋三十来栋,有些明,有些暗。

    这是鬼村。

    世间太大,城隍阎罗不可能将事事皆管,故此有不少魂魄仍在人间,入土之后,魂灵长附尸身,如同野草闲花一般在世间自荣自落,而死的人若是多了,便会在一方成为鬼村。

    在玄真观外有了一个鬼村。

    苏阳琢磨其中韵味。

    阴翳的天空中飘起雨来,苏阳伸手接雨,但见这雨浑浊一片,落在身上,便成了一个泥点。

    “这里便是寒舍,公子在此暂且避雨。”

    白衣女子将苏阳引入其中,在房间中点起了绿火,借着这一点绿火,苏阳打量了四周,觉得这女子说是寒舍并没有错,这房顶是茅草编织,四面跑风漏气,大厅和卧室之间仅有门框,连一个布帘都不曾有。

    房间里面仅有一桌一椅一灯。

    女子进入里间,在里面拿出一碗,不多时出来,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水,以此为茶,给苏阳敬上。

    “公子,你现在这里稍坐,我去请姐妹们出来。”

    女子队苏阳说道。

    苏阳点了点头,捧着茶碗,轻轻一嗅茶水,觉得土味很重,便将这茶碗放回桌上。

    在这般雷雨天气,若非成就阳神者,绝不敢轻易神魂出窍,万一被雷声所震,便会魂飞魄散,而这白衣女子不过是一个小鬼,在雷雨前敢于出现在苏阳面前,想来必定有事相托。

    等不多时,在这房中便走进来了许多女子,都是风华正茂,却在此沦为异物,看到苏阳在房中之后,一个个哭哭啼啼起来。

    “公子,我等并非常人,实乃鬼物,请公子替我们姐妹们伸冤呐……”

    将苏阳带到这里的白衣女子叫做宜娘,待到这边的人都来齐之后,扑通一声便跪在了苏阳面前,对着苏阳连连磕头,后面的女人见状,也跟着便跪在地上,一时间鬼哭一片。

    “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帮衬,可以尽管说给我听,若是我能帮衬一二,绝不吝啬。”

    苏阳说道。

    宜娘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苏阳,说道:“公子,你眉清目正,必是正人,我等不敢恳求公子多事,免得牵连其中,只愿公子听了我等冤屈,能为我们写上一张状纸,递给城隍,让城隍爷来为我们主持公道……”

    眉清目正,这是处子。

    苏阳轻轻挠挠耳朵,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鬼物,放眼细看,皆是女子,而每一个女子都颇有颜色,便道:“你们有何冤情,尽管给我说,若中间真有难解之处,我必然给你们写上一张状纸,烧给城隍。”

    “公子……”

    宜娘看着苏阳,眸中的眼泪便流了出来,泣声说道:“我们姐妹,都是被玄真观的恶道给害了啊!”

    )